民主黨參議員華倫(Elizabeth Warren)近日聲勢高漲,被外界視為可能是大黑馬。(美聯社)

法國經濟學家皮凱提在2013年以暢銷書《21世紀資本論》聞名,躍居全球重要經濟學家之一,也促使財富不均成為經濟論辯的核心議題。最近他又出版法文作品《資本與意識形態》(Capital and Ideology),以高達1232頁的篇幅,說明政府應如何利用各種政策來修補財富不平均。

在《21世紀資本論》裡,皮凱提從稅收與遺產紀錄著手,蒐集整理橫跨20幾個國家、長達200多年的數據資料,藉以分析工業革命以來的全球財富分配動態,從而提出一個系統性的解釋。這個源自龐大實證資料的見解,其核心概念相當簡單:從歷史證據來看,資本報酬率大於整體經濟成長率,也就是說,富人財富累積的速度快過一般人平均收入的增加,因此富者將愈來愈富,逐漸占掉社會大部分的所得與財富份額。

過去由美國顧至耐等經濟學家所提出的主流意見為,貧富差距拉大只是經濟發展的初期現象,到了成熟階段,分配不均的情況會逐漸減低。然而皮凱提指出,上述說法只是剛好看到二十世紀初期到中期的發展所導致的誤會。資本主義經濟在那一段時間出現貧富差距縮小的情況,主因在於兩次世界大戰與大蕭條摧毀了許多原本的財富積累,以及當時所採行的高累進稅政策。

在新著《資本與意識形態》中,皮氏著力於上一本書的不足之處,也就是太過聚焦西方經濟,對於潛藏在不平等背後的意識形態意涵著墨不足。新書內容橫跨時間與地理,分析內容從殖民、奴隸制度到共產主義經濟,並且以印度、中國大陸與巴西等作為參考案例。

他認為,不平等不應被視為是自然生成或由科技變遷所驅動,不平等的真正原因是來自政治與意識形態,因此只要人們能改變觀念,改變對於財產權的想法,要予以撼動並非難事。他因此提出相當激進的主張,例如讓所有法國公民在滿25歲時,可獲得多達12萬歐元(13.2萬美元,約台幣396萬元)的資金。他也主張增加對財富的課稅,一如以前。

其實檢討財富或所得分配不均的呼聲,在許多地方都出現。在台北,余紀忠文教基金會在上個月舉辦了「相對剝奪感的瀰漫與資本主義的未來:從世界到台灣」座談會,亦在探討同樣的問題─被剝奪者的反撲以及反全球化的根源。川普當選,當然也是一種反全球化的反撲。

在美國,也開始有人重視這個課題。例如美國民主黨總統初選候選人華倫底下兩個競選幕僚,來自於皮凱提的研究團隊,協助華倫設計一套課徵富人稅提案。他們主張,家庭淨資產超過5000萬美元者增收2%富人稅,超過10億美元家庭淨資產者再額外徵稅1%。他們指出,華倫的計畫預估僅影響到全美7萬5000個富裕家庭,或是不到0.1%的美國家庭,但可以獲得巨大的收入來支援全民健保或其他社會福利。

這些主張的盲點在於,皮凱提及其團隊工作者都忽略一個事實,資本可以全球移動來規避稅負。如果從歐盟來看的話,連人員都可以在國與國之間流動。在此情形之下,對於財富或所得提高課稅可能無效。

2012年,法國前社會黨總統歐蘭德接受皮凱提的建議,宣布課徵75%的高額收入者所得稅,隨即引發高所得者及大企業設籍國外,名牌LV也立即搬遷到比利時註冊。該稅帶來百業蕭條、失業率攀升,歐蘭德的民調支持率掉到只剩4%,後來不得不終止政策,並宣布不再爭取連任。

如果華倫當選美國總統,而且按照她兩位競選幕僚的建議實行財富稅,美國富人及其資產會不會出走?當然會。不過美國是全球強國,實行全球稅負制,或者還有機會一搏,但其他國家絕無可能不受到資本因避稅而產生移動的副作用。

對大多數國家而言,對高所得或財富增加課稅的唯一可行途徑,就是透過國際協議。這和洗錢法一樣,全球攜手合作實施洗錢法,連帶就讓租稅天堂失去了依靠,只能漸漸退場。

也許有一天,我們可以期待財富不均到了更嚴重地步,全球各國只能攜手合作,就高所得或財富的跨國避稅問題做出聯手處理。「世界大同」這4個字,到時就可以用到了。但那天的到來遠不可及,在目前,各國只能尋找其他方案,例如對於無法越境的資產課稅。而對於資本的課稅,各國不但不容易提高,還會競爭性地調低。

(作者為大學講座教授、前行政院政務委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