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智英曾因拒絕離開占中現場,遭警方逮捕。(翻攝東網)

大陸一年一度十一黃金周剛過去,根據大陸官方統計,大陸各省市共接待國內遊客總數突破7.82億人次,出境人數高達700萬人次,旅遊人口規模龐大,周邊國家受惠很多。但香港受動亂事件影響,十一期間訪港出入境旅客數較去年下降31.6%,大陸入境旅客更下跌6成。

香港沒有趕上今年十一黃金周,大陸井噴式成長的遊客繞過香港。持續超過半年的「反送中」抗爭,已對香港經濟和社會穩定造成實質衝擊,受損失的不僅是觀光旅遊業和商品零售,更是中國大陸乃至全世界對這塊土地的信心。若抗爭依然沒有消弭的跡象,後續影響勢必蔓延至貿易、金融等領域,進而動搖香港的國際地位。

在這種情況下,盡速止息紛爭就成為香港的當務之急,連一向鼓動抗爭立場的《蘋果日報》老闆黎智英,都呼籲市民不要硬拚,顯示這場抗爭已經出現不受控制的勢頭。香港政府必須採取實際行動,回應港人的核心訴求,同時也要對違法的暴力行為加以管控,不能任由事態惡化。港府啟動緊急法制定《禁止蒙面條例》,雖然造成暴力升級,但也讓部分市民選擇冷靜,暫時不再參與抗爭,達到縮小抗爭範圍的目的,現在是港府採取行動的時機了。

但單單司法制裁,已不足以撲滅香港抗爭的火種,港府和大陸輿論開始關注抗爭背後的深層次社會問題,認識到不斷擴大的貧富差距,及青年人的住房困難,已經嚴重激化了社會對立,構成香港社會普遍不滿的經濟根源。因此,不少大地產商主動宣布捐地,港府後續也會加大力度推動公屋建設,估計中國大陸也會採取行動,幫助香港青年尋找出路。

改善經濟問題的做法,當然有助於化解部分社會矛盾,但恐怕也並不完全是治本之道,部分香港市民參與行動並非出於經濟因素,許多有產階級市民,純粹基於價值理念才參與這場抗爭,他們對港府的深刻不信任以及隱而不顯對北京的疑慮,才是這場抗爭的更深層原因。5年前的占中運動即來源於此,那場運動無果而終,如今只是重新燃起抗爭的火苗,而且經歷過一次挫折之後,這次港人恐怕更不會善罷甘休。

易言之,港府和北京都應該重視「一國兩制」承諾的重要性,這種承諾不應該是港府和北京單方面的自說自話,更應該得到港人的認可和認同。要實現這一目標,公民對話不可免,港府必須與香港社會特別是異議人士,針對一國兩制和香港政治前景進行深入的討論,以期達到縮小分歧、凝聚共識的目標。可以預計,這一過程必然十分艱困,剛開始時甚至可能毫無交集,但唯有啟動對話,直面核心癥結,方有雙方相向而行的可能,捨此都只會任由彼此的心結擴大,甚至固化成為一個世代的對立。

在此過程中,香港政府及抗爭的市民,都應該抱持共同的理念,那就是求同存異、解決問題,同時也該嚴肅思考如何平息這場紛爭,讓香港社會儘快恢復正常秩序。雙方都應該了解,港府和香港市民或許都有各自的委屈,港府認為自己是在維護香港的法治,港人的抗爭則是在挑戰法治,許多訴求甚至「不可理喻」,港人則認為,香港政府不肯傾聽香港社會的心聲,對港人的民主訴求虛與委蛇。

持平而論,部分港人不符比例原則的暴力行為及香港警方過分使用暴力,應該受到譴責之外,香港官民雙方的立場都值得彼此重視。法治是香港的核心價值,也是香港保持繁榮穩定,且一直維持全球領先競爭力的根本保障,港人理應倍加珍惜,港人的民主訴求也是普世價值,縱使需要循序漸進,港府也應該給予積極回應。

唯有雙方都拿出善意和誠意,彼此傾聽,才有可能最終達成共識,這需要付出長久的努力,還要經歷許多反覆與挫折。另一方面,北京也應該嚴肅思考一國兩制的核心意涵,並重新審視港人的核心關切,一國兩制的要義既包括一國的不可侵犯,也包括兩制的彼此尊重,如何在維護一國的前提下尊重並保障港人對民主的追求,將成為北京治港方略的核心命題。

兩岸同一個祖國共識https://www.chinatimes.com/opinion/20191008002944-262102?chdt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