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萬加州民眾於一九四三年三月卅一日群集好萊塢露天劇場(Hollywood Bowl)歡迎蔣夫人。這項盛會為蔣夫人的歷史性美國之行畫下了句點。(時報出版提供)

宋美齡在白宮休息了幾天後,一九四三年二月廿二日由羅斯福夫婦陪同前往阿靈頓國家公墓向無名英雄墓獻花,然後再到維吉尼亞州佛農山莊美國國父喬治.華盛頓故居參觀,當天適逢華盛頓誕生二一一年紀念日,一行人又向華盛頓墓獻花致敬。

華府史上最盛大酒會

返回華府後,羅斯福夫婦在白宮為宋美齡開了一個茶會,副總統華萊士夫婦和內閣閣員皆應邀與會。二月廿四日,羅斯福夫人邀請蔣夫人參加她每周一次、專為女記者召開的記者會,宋美齡在會上侃侃而談中國抗日的決心以及遭遇到的一些難題,如糧食運送的困難、飛機和零件的缺乏等;她說中國雖窮,卻是一個有志氣的國家,不需要別人的憐憫和供應食物;她也談到女權問題,認為男人既然要女人撐起人類一半的責任,故女人應和男人同享平等,她幽默地說:「我從不知頭腦有任何性別。」有位女記者問她,蔣委員長是否從短波收音機聽到她在眾院的演說,宋美齡說道,蔣委員長聽不懂英語,但演講過後她得悉蔣委員長已知其內容。美國女記者在會後咸認蔣夫人對國際問題的了解在當今世界婦女領袖中無出其右者。

二月廿六日,中國駐美大使魏道明及其夫人鄭毓秀聯名在華府舒安姆(Shoreham)大飯店舉行歡迎蔣夫人酒會,內閣閣員、各國駐美使節、國會議員、高級軍官、社交名流等二千三百多人(一說四千餘人)參加了這項華府有史以來最盛大的酒會。

蔣夫人為保持體力,採取坐在沙發椅上以點頭答禮的方式歡迎嘉賓,她把右手放在一個黑貂皮暖手筒(sable muff)裡,客人就會知道她不能握手,如看到極熟的友人,她還是會把手伸出來。陪蔣夫人一起會見賓客的是魏道明夫婦、孔令侃、孔令傑、孔二小姐,在華府訪問的中國外交部長宋子文夫婦亦在場招待嘉賓。

蔣夫人的魅力和聰慧席捲了華府,她的遊說力量使聯合參謀首長會議大為緊張,他們耽心美國將改變作戰方針,但羅斯福總統還是堅持「德國第一」的原則。霍普金斯在備忘錄中寫道:「蔣介石夫人要我在星期六下午去看她,我和她做了一個半小時的談話。雖然她聲稱她和總統的對話還不錯,並預期明天和總統的會談亦會讓她滿意地結束此行,但我察覺到她對這趟訪問不是很愉快。她非常堅持提供給新成立的第十五(第十四)航空隊的飛機必須準時送到,並說:『我們不想要那些無從兌現的諾言。總統曾告訴我那批飛機會準時到(中國),他絕不能使我無法向蔣委員長交代。』她又向我詳細說明她對戰後世界的看法,第一個主旨是我們可以確信中國在和平會議桌上一定會跟我們做夥伴,因中國對羅斯福和他的政策有信心,基於這種信心,中國願意先作承諾。她告訴我說,她認為應儘快採取一些行動俾使四強討論戰後事務,而羅斯福應為這項會議的主席。」

霍普金斯又說:「蔣夫人一直要我去中國訪問;她說蔣委員長亦曾打電話給她催她邀我訪華。我告訴她如果羅斯福夫人不久要去中國的話,那我就沒有必要去了,除非有真正的理由,否則我並不想去;我已了解蔣委員長需要什麼,我同情他的觀點,我會盡全力做到,因我認為他的看法是對的。她對我的說法似乎不太同意。她看起來疲倦,還有點無精打采。星期天上午我告訴總統有關我和蔣夫人的談話,以及她渴望把悶在心裡的話全部向總統傾吐出來。總統顯然認為他過去和蔣夫人的談話已足夠涵蓋一切了,但我仍力請總統今天下午和蔣夫人見面時,聽她說些什麼,並讓她暢所欲言。星期天下午四時至五時三十分,總統和蔣夫人舉行會談,結束後我去見總統,他告訴我談話毫無新意,但盡量讓她陳述,總統似乎很滿意她來訪的總成績。她在回中國之前還會再來白宮住一、兩個晚上。宋子文博士私下告訴我,蔣委員長不希望她去英國訪問,她也曾對我說她在美國演說行程結束後即馬上回國。」

體力不濟 幾乎暈倒

二月廿八日晚上,蔣夫人一行坐火車離開華府,前往紐約,展開她在美國和加拿大忙碌而緊湊的「征服美國」演說行程。

三月一日上午八時四十分,蔣夫人抵達紐約賓夕法尼亞車站(Penn. Station),紐約市長拉瓜迪亞(Fiorello H. La Guardia)和中國駐紐約總領事于焌吉等近百名中美人士至車站迎接,並接受林如斯(林語堂之女)、趙秀澳(僑領趙鼎榮之女)兩位少女獻花。二十部車組成之車隊開往華爾道夫大飯店,蔣夫人住第四十二層套房,此後在紐約居停期間即以此大飯店為其「行宮」。稍事休息後,蔣夫人即前往紐約市政廳接受市長的正式歡迎禮,在市政廳內,蔣夫人因體力不濟,幾乎暈倒,經護士照拂後,堅持繼續參與預定節目,市長授予紐約榮譽市民頭銜。離開市政廳後再由市長陪同至附近華埠勿街(Mott Street)華僑公立學校禮堂向華僑致意。有一半華人血統的作家布魯斯.何(Bruce Edward Hall)說,五千多人繫著有蔣夫人畫像的徽章擠在唐人街,爭睹來自祖國的委員長夫人,一個小孩向她的哥哥叫道:「你看到她了嗎?好漂亮!」不僅是小女孩有這個觀感,紐約各報亦都競相以蔣夫人的美貌和入時的打扮為題材,大事報導中國第一夫人蒞埠訪問。(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