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香港反送中抗議群眾在示威時眼睛遭射傷,有失明之虞,此後遮眼手勢或造形就成為反送中抗議的代表意象。(圖/美聯社)

香港《逃犯條例》修訂演成今天的「反送中」運動,不僅出乎習近平的預料,恐怕亦是發明「一國兩制」的鄧小平所始料未及。眾所皆知,「一國兩制」當初是專為台灣量身訂做的兩岸統一模式。「一國」明指北京中央,台灣在「兩制」下淪為特區地位,即使因此享有高於其他地方政府的「特權」,但也無人願意降格以求。港澳與台灣不同,能在主權移轉後與台灣並列同屬兩制,應得助於它們被賦予的示範作用,即鄧小平所提:「高度自治、港人治港、現有的資本主義生活方式50年不變」等方針。

然而,「客觀形勢的變化,非個人的主觀意志所能轉移」。就香港內部形勢而言,中共致力於維持香港經濟繁榮的苦心不容懷疑,但「下層基礎」變動引發「上層建築」的變化,卻非港府所能掌控。香港民眾從全球化吸取的養分,不只是經濟的自由化,還包括政治的民主化和文化的多元化,這些需求都不是《基本法》所能有效保障,更嚴重的是香港日益滋長的社會矛盾問題。香港回歸後,少數人確是享有「馬照跑、舞照跳」的待遇,但多數人,尤其是年輕族群,還得為食衣住行而疲於奔命,這就危害到香港的社會穩定。

在習近平看來,當今世界正處於「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今天香港面臨的外部形勢,也和1980年代大大不同。美國國會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美國總統川普在聯合國大會發表演講時,表態支持香港自由,並警告中共必須尊重香港的民主,以及遵守《中英聯合聲明》賦予香港的半自治權。中共對此強烈不滿,指責美國「粗暴干涉中國內政」,中美貿易衝突在香港出現外溢效應。

今天香港的內外處境,某種程度來看,就是中國大陸和台灣的縮影。處理大陸內部問題,習近平強調:「只要馬克思主義執政黨不出問題,社會主義國家就出不了大問題,我們就能夠跳出『其興也勃焉,其亡也忽焉』的歷史周期率」。然而處理香港和台灣問題,不是「要把中國共產黨的事情辦好」,就能解決,受到外在形勢的制約,習近平的當務之急是如何讓香港的群眾抗議事件和平落幕。因為,各方的「利益攸關者」都睜大眼睛在看,尤其是台灣。

有人從中共處理「六四事件」的經驗認為,「反送中」運動的訴求已產生質變,參與者已趨於複雜化,中共沒有「不出手」的道理,但習近平畢竟是毛澤東思想的忠實信徒,懂得「硬不要硬到破壞統一戰線,軟不要軟到喪失立場」的道理。習目前採取的策略是「港人制港」,讓民怨形成制約抗議群眾的力量。如果香港示威者沒有聽取前美國在台協會理事主席卜睿哲的忠告,「適可而止」其抗議行動,甚至任由行動無限升高,並擴大到不斷踐踏北京底線的地步,則中共會以「師出有名」來維護香港的一國兩制。

習近平提「兩制台灣方案」,說明中共認識台灣與香港不同,今日香港不會成為明日台灣,但中共處理目前香港問題的方式,卻有可能作為未來處理台灣問題的借鏡。中共對兩岸統一的立場不會改變,至於是採「武統」或「和統」的手段,應是「和平未到最後關頭,決不放棄和平;戰爭未到最後關頭,決不輕言戰爭」。以「台人制台」的方式,建立「新時代兩岸和平統一戰線」,仍是當前中共的對台策略。

與此同時,中共應該理解,這次香港民眾藉「反送中」而展開大規模的自由化、民主化運動,目標就是劍指北京。香港民眾不惜犧牲所要爭取的權利,在台灣民眾看來,早就是理所當然。台灣人民反對「一國兩制」概念下的統一,是反對中共對「一國」的定義,而非針對「兩制」的安排。習近平既務虛,又務實,不可能對中華民國存在的現實視而不見。所謂「窮則變,變則通」,對岸應與時俱進,記取香港經驗,提出實事求是的兩岸統一方案。

「今日香港、明日台灣」形成的辯證關係應是:過去香港因台灣而獲得享受「兩制」的待遇,現在台灣也因香港而獲得探討「一國」的空間。

(作者為淡江大學大陸所榮譽教授、亞太和平研究基金會首席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