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駐美大使魏道明(左一)為蔣夫人舉辦了一場盛況空前的酒會。站在蔣夫人兩側的是魏道明夫人鄭毓秀和蔣夫人的姪兒孔令侃。孔令侃以「護花使者」身分全程陪同姨媽的官式訪問活動。(時報出版提供)

三月二日晚上八時三十分,紐約各界和東北部八州州長在麥迪遜體育館(Madison Square Garden)舉行盛大晚會歡迎蔣夫人,約二萬人與會,盛況空前,由約翰.洛克菲勒主持,到會者有《時代》周刊創辦人魯斯、前共和黨總統候選人威爾基、陸軍航空隊司令阿諾德及紐約州長杜威等名人。杜威、威爾基、阿諾德及洛克菲勒均致歡迎詞。會場正中豎立了一個中文「凱」字標誌,以象徵中國抗戰勝利。在體育館的演講,被認為是蔣夫人在美國的第二次重要演說,因紐約為全美首善之地,又是媒體中心,關注蔣夫人言行的人也特別多。有些報紙甚至將蔣夫人的訪美盛況與一九二七年飛行家林白單人駕機飛越大西洋的歷史性事件,相互媲美。

著長褲逛校園成風潮

三月三日紐約下大雪,下午二時三十分至五時,三千多僑胞在曼哈頓西五十七街卡內基大會堂聆聽蔣夫人以國語致辭。三月四日晚上,于焌吉總領事在華爾道夫大飯店舉行酒會招待各界;三月五日蔣夫人召開記者會,有人問蔣夫人回國路徑,機智的蔣夫人答以不能透露,否則會讓日本知道,全場大笑。

三月六日,蔣夫人在大雪中坐火車到波士頓南站,再驅車轉往已睽違近二十六年的母校韋思禮學院,當晚和同屆畢業的八十名同學共話校園往事,不少人從好幾百哩以外趕來。第二天向全校師生、校友演講,因太過激動,蔣夫人開始致詞時幾乎暈厥。她說:「心坎中之感情,輒嘗令人不易達其真意者,故今日余亦未易充分發表其感情。」三月八日,宋美齡「打破校規」著長褲在雪中逛校園,吸引無數學生,並促成學生要求學校今後推行穿長褲的有趣風波。

三月八日深夜蔣夫人回到紐約休息一陣,十九日再啟程赴芝加哥演講。廿二日搭乘羅斯福總統的專用火車車廂駛向舊金山,廿五日抵達加州奧克蘭(僑社稱屋崙,Oakland),在灣區五天受到中美人士熱烈歡迎,並敦勸華僑婦女教導子女學會說國語。三月三十日晚上抵洛杉磯(羅省)。

蔣夫人此行最受矚目的是在好萊塢(僑社譯為荷李活)露天大會場(Hollywood Bowl)發表來美的第三次重要演說,以及會見兩百多位支持中國抗日的影劇界人士。

為中國人所熟知的大牌影星如勞勃泰勒、亨佛萊鮑嘉、鮑勃霍伯、賈利古柏、英格麗褒曼、拉納透娜、凱薩琳赫本、泰隆鮑華、亨利方達、麗泰海華絲、秀蘭鄧波兒、史賓塞屈賽等都和蔣夫人寒暄,蔣夫人對好萊塢電影的熟稔,不但使影星驚喜,亦使影劇記者大為佩服。

參加歡迎會的影星關切中國抗戰,且踴躍輸將,捐鉅款給中國。卡萊葛倫早在一九四一年即曾捐五千美金給「中國救濟聯合會」(United China Relief)。四月四日,蔣夫人於好萊塢露天廣場向三萬聽眾發表演講,呼籲大家支持中國抗戰。盛會在樂隊演奏「蔣夫人進行曲」中落幕,正式結束了蔣夫人在美國的官式活動。

四月十一日,蔣夫人仍搭乘羅斯福總統的專用車廂橫貫美國返回紐約。六月十五日,蔣夫人又應加拿大政府之邀,乘坐加國政府特派火車自紐約抵達渥太華訪問三天,不過,蔣夫人此行卻遇到一樁極為尷尬的事,加拿大政府顯要在渥太華車站隆重歡迎蔣夫人,當演奏中國國歌時,唱片所放的竟是中國的流行小調歌曲,中國駐加拿大公使劉師舜說:「知者無不大發一噱,但又不能不隨班肅立或舉手致敬,窘不可言。」而蔣夫人因身體違和,在劉公使舉辦的歡迎酒會上,與會賓客入場未及半數,蔣夫人即回旅館休息,一千二百多位來賓大失所望。

蔣夫人於二月廿八日離開華府後,曾兩度造訪白宮。六月廿九日從美國南部搭乘來美時所乘的同一架飛機返國,歷時七個月大有斬獲的新大陸之行,戛然告終。

一九四三年七月四日,蔣夫人返抵重慶;七月十一日,重慶各界在夫子池新生活運動廣場舉行歡迎蔣夫人訪美凱旋歸國大會。

劃時代的「夫人外交」為中美合作抗戰寫下輝煌的一頁,對促進美國朝野了解和支持中國抗戰,更發揮了石破天驚之功。美國人民和旅美華僑援助中國抗日聖戰的慷慨解囊,非唯赤忱感人,宋美齡此行以中國第一夫人之尊所受到的熱烈歡迎,在中美關係史上,尤屬空前絕後矣!

半世紀婚姻生活

一般而論,亞洲婦女對政治比較興趣缺缺,尤其是在民風尚未大開的二、三○年代的中國,唯獨宋美齡是一個例外。她不但熱愛政治和權力,也深通權術,她是一個強勢的第一夫人,做任何事情都經過精心計畫與細心盤算。蔣宋聯姻,固然是蔣希望成為孫中山的連襟、繼承者(heir apparent),以及獲得江浙財團和縉紳階級的資助,但也是宋家所「設計」的政治婚姻策略。蔣宋的聯手合作,共治國家,在世界政治舞臺上洵屬少見;世人都把眼光投射到古老的東方,他們很驚訝一個出自美國韋思禮名校的才女,竟然會輔佐「其介如石」的一介武夫在混亂、落後的中國對付軍閥、日本人和共產黨。(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