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黨總統提名人韓國瑜到彰化的傾聽之旅,支持者拿國旗相迎。(黃國峰攝)

總統選舉進入倒數2個多月,民進黨提名人蔡英文雖然形勢上民調領先,且擁有巨大黨政、媒體及外來資源,全面壓制國民黨提名人韓國瑜;但韓再度走入基層,從南台灣誓師出征,召喚庶民「二次北伐」,從近來蟄伏在泛藍圈內原本和綠營友好者,紛紛跳出來不惜失格的大動作批韓,顯見蔡營已經下全面剿韓令,總統大選最後勝負變數,幾乎完全取決於台灣民眾對台灣前途自主意識的覺醒度,形勢變化明顯對韓國瑜有利。

韓蔡副手作用不大

藍綠兩大陣營至今仍未完成整合,蔡英文至今無法誘拉賴清德搭配,韓國瑜副手依舊喬不定,藍綠內部寄希望於2024年的備胎效應無法排除,顯現出來的是這些意圖角逐下屆總統選舉者,或者藉故不出任競選總部職務、或者口頭及形式上輔選,但這類機關算盡擁兵自重者,一旦自家陣營落敗,必然遭千夫所指,如何還能爭取大位?因而在最後關頭,不分藍綠,都會形成大團結的氛圍,2020年的大選,副手的作用並不大,主要勝負關鍵還是主帥的作為。

不論蔡英文的民調領先摻有多少「水份」,就天時而言,在美中進入全方位戰略角力時,蔡成為歷來最受美方表態支持的候選人;但卻也是中國大陸國力最強勢、兩岸壓力最大的現任者。華府朝野形成中國崛起壓制圈,綠營全面鋪陳中共介入台灣選舉的宣傳下,華府對國民黨的兩岸政策疑慮自然上升,加上香港黑衣人抗爭高燒不退,韓國瑜難以如過往國民黨候選人一樣,在兩岸政策上容易上手取分。但蔡政府執政至今,不論外交或兩岸關係失分太大,不論民進黨如何強攻韓親中、賣台,仍然對經濟選民沒有足夠的說服力。

就地利而言,過去民進黨在南台灣獨霸的局面,去年九合一選舉一舉被韓流擊潰,在韓國瑜選擇從屏東縣揮師北上後,韓流再起,一路奔襲到傳統綠營地盤,綠營長期執政的屏東、嘉義兩縣都發出警報。蔡英文在高屏的得票,勢必比2016年銳減,蔡政府不斷祭出政策利多希望挽回農漁民的青睞,顯然沒有成效。

再就人和而言,蔡英文和賴清德的初選裂痕似難以縫合,賴只輔選不搭配,賴顧全大局,不對蔡英文口出惡言,為自己也為民進黨一旦敗選後重整陣營,保留最佳的機會。反觀前鴻海董座郭台銘,參加國民黨黨內初選落敗至今,不但和國民黨緣切,打出「老虎軍」名義,企圖投入布署立委選舉。然而,果凍不但得面臨泛藍「背骨」的罵名、還受柯文哲的民眾黨牽制,如果不反轉「攪局者」的負面形象,郭的從政路幾乎可以確定被一次初選落敗的後遺症,就埋單了。

親民黨主席宋楚瑜可能禮讓王金平參選,但考量王出馬對橘營立委及政黨票的得失,親民黨內部意見不見得一致,對韓的影響也有限。

民進黨沉淪如此快

民進黨最強的民主牌和恐中牌,遭選民對台灣前途認知覺醒的挑戰,幾番政黨輪替,台灣顯然不是騰飛而是向下沉淪;不是被大陸拖累,是意識型態植入造成內耗。黨外時期批判國府黨政不分、操控媒體、侵入校園、家族政治、官僚卸責、酬庸肥貓、弊案叢生、打壓言論…,現在民進黨竟照單全收,叫人民怎能不厭惡?

最後勝負關鍵,端視庶民二次革命的力量能否擋下拚死將台灣台獨化的失控列車。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