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政院長蘇貞昌(左)、前總統馬英九(右)

去年2月,香港青年陳同佳在台殺了女友後逃回香港。台灣方面士林地檢署發出對陳嫌的通緝令,並同步發函法務部轉請大陸委員會向港府請求遣送犯嫌至台。由於港、台兩地沒有引渡協議,香港警方只能控告陳嫌在返港後盜用女友財物所犯下的涉嫌盜竊及處理贓物罪,無法引渡陳嫌到台接受殺人棄屍罪的調查。香港保安局為此向立法會提交文件,建議修訂現有條例,令港府可與沒有簽訂引渡協議的地方(如台灣)進行重大刑事個案的合作,以防堵漏洞。

《逃犯條例》後來被媒體被簡化為《送中條例》,究其源頭就是將陳嫌「送回中華民國台灣」進行應有的司法審判。

不過當「反修例」風波開始之後,香港政治動盪。大國崛起的壓力,台灣部分人感同身受。蔡英文不但從去年的縣市長選舉失血之際「撿到槍」而滿血復活,還因為最新的「芒果乾」產品大賣而獲利頗豐,單純的司法事件就此峰迴路轉。如何發揮事件餘溫餘熱的算計,大概是蔡政府從通緝變卦為拒絕接收,到註記不得以網簽或落地簽來台,再說入境即拘捕的真正原因吧。

荒腔走板的有當朝幾位出身法律人的院長、部長。他們先是輕佻地說「港府不要縱放殺人犯到台灣,又不是來身體檢查」,再說因為鼓勵陳同佳來台投案的監獄教誨師、牧師也兼具大陸政協委員的身分,所以「台灣絕對不會陷入中國的圈套」,再倒打一耙說馬英九的眼淚和陳長文為陳嫌辯護是「魔鬼現形了」。還有些外圍附隨組織人士的奇葩言論表態,如台北地院某法官大力讚揚陸委會高招,說此舉可以逼港府表態認同台灣的司法主權;某位律師也讚揚陸委會說,陸委會把球踢回去就是要把層級拉高為「政府對政府」,不讓港府「私了」。也有宗教人士稱管浩鳴牧師其北京政協委員的身分,使單純信靠耶穌悔改的受刑人染上政治色彩,而使得案件複雜化等。

帶著「政治眼鏡」看世界的人,滿世界都是政治;帶著「陰謀論」論世界的人,滿世界都是陰謀。而這些所謂的法界人士、宗教人士,怎麼不從自己的法律、宗教視角來看問題,怎麼倒是有志一同的「講政治」?其實不論是香港還是台灣,庶民的要求很簡單,就是犯罪者必須得到相對應的懲罰的社會正義。所以庶民很難理解這麼簡單的殺人案件,怎麼能夠被政治人物的政治算計與陰謀論搞得如此複雜?

再者,「聖公會」就是基督新教的英國國教派。歷代英王也身兼英國國教派的「護教者」。香港移交中國後,根據中英雙方的默契,中國要聘任香港聖公會大主教為政協委員,這是英國離開香港前,為確保香港的宗教自由,特別是英國國教派,而留下的中英默契之一。即便管牧師具有政協委員的身分,但勸誡陳嫌信主認罪,讓其願意來台灣投案以實現正義,以安慰死者及其親屬,這樣的行為彰顯了神的榮耀,有什麼可以批評的?

管浩鳴牧師曾擔心:過度政治考量的台灣政府可能無法給陳嫌公平審判及改過自新的機會,因而想聘請陳長文擔任辯護律師。神奇的是:一向與「廢死聯盟」唱和「進步價值」的民進黨政府蘇揆,近來突然開始主張有些罪惡天理不容該執行死刑,似乎在嚇阻陳嫌來台。這不正具體地呼應了先前管牧師的憂慮?

港府則呼籲台方盡快掃除陳嫌的入台障礙,將事情回歸司法處理,重申陳嫌到台灣接受審訊是自願的。「對於一個覺悟自省、願意承擔罪責的年輕人,台方不應胡亂炒作其動機及將事件政治化」、「陳的決定可被視為對死者及其家屬一個應有的交代,亦是對台方司法制度的尊重」,雙方對比可以說是高下立判。

陸委會批評港方無須多言只要付諸行動,但在庶民的眼中無須多言、要付諸行動的則是民進黨政府。簡單的司法正義都處理不好,之前蔡英文撿到香港「反送中」的槍,可能就變成燃燒的鞭炮,還會炸到自己三心二意的政治黑手。

(作者為國立雲林科技大學副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