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蹤飄忽不定的伊斯蘭國首領巴格達迪藏身處居然被美軍鎖定,據路透社報導,身邊被俘幕僚的反叛是關鍵。(資料照/美聯社、IS核心媒體機構al-Furqan)

美軍陸軍精銳特種部隊「三角洲部隊」10月26日在敘利亞順利對伊斯蘭國首腦巴格達迪突襲,導致其引爆自殺身亡,其意義可以分為美國、區域與全球三大層面,加以探討。

對川普與美國而言,狙殺巴格達迪成功,是反恐戰爭的一大勝利,就像2011歐巴馬成功狙殺賓拉登一樣。主要是可以順利擺脫之前從敘利亞撤軍,導致國內外猛烈抨擊的陰影,原因之一就是伊斯蘭國可能死灰復燃。但此一行動,仍難以轉移國會因川普施壓烏克蘭打擊政治對手而啟動彈劾調查的焦點,因為川普未將此突襲行動事前告知眾議院議長裴洛西與眾議院情報委員會主席謝安達。這兩位民主黨員正是川普彈劾案的關鍵人物。

對中東區域來說,此次成功的突襲行動,是繼2019年3月伊斯蘭國在敘利亞境內的最後據點巴古斯村被美國支持的庫德族「敘利亞民主力量」消滅後,對伊斯蘭國的重大打擊。3月的行動代表國家實體的「哈里發國」已經灰飛湮滅;此次則代表失去「國土」如「喪家之犬」般的恐怖組織首腦終於受誅伏法。

雖然伊斯蘭國與其首腦目前已成歷史。但是目前伊拉克與敘利亞仍有數千伊斯蘭國戰士,從事綁架與恐怖攻擊。「敘利亞民主力量」目前尚拘禁控制1萬2千名伊斯蘭國聖戰士,萬一日後在敘北與土耳其再啟戰端,這些身經百戰與擁有廣大人脈的「鐵桿聖戰士」若逃脫,恐為區域一大隱憂。

對全球而言,伊斯蘭國首腦的伏法,或許在短期而言為其士氣的一大打擊。但是從2017年底以來,伊斯蘭國已將更多權力轉移至地方分支機構,此舉增加中東以外地區的分支機構勢力,特別是非洲與亞洲,如同2011年賓拉登雖受到狙殺,但蓋達組織卻在全球各地開枝散葉。

再者網路科技與社群媒體的興起,可作為一個絕佳平台,將西方穆斯林社群以及極端宗教思想相互結合,而不需成員之間實體的互動,此一趨勢將加速恐怖組織與孤狼的全球擴張。從聖戰士運動的歷史發展顯示,組織本身能夠克服領袖身亡的變故,例如伊拉克蓋達組織首領札夸威2006年命喪美軍空襲,其繼承人2010年也被殲滅,巴格達迪取而代之。在此意義下,恐怖組織首腦的終結,絕對不表示恐怖年代已經結束。

最後,不管伊斯蘭國或是其前身蓋達組織,就形式而言,是不同名稱的遜尼派伊斯蘭團體,在本質上則是一種反西方、反猶太的極端伊斯蘭理念。更精確地說,是以理念為基礎的一股運動。伊斯蘭國的國家形式雖已崩解,其組織形式或許潰敗,但是其運動的形式,將可能持續很長時間。解決伊斯蘭國問題的關鍵,不在反恐戰爭,而在善後。

(作者為國立中正大學戰略暨國際事務研究所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