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青年參加第十一屆海峽論壇.第三屆海峽兩岸(漳州)青年交流周活動,體驗漳浦剪紙傳統技藝。(中新社資料照片)

大陸前國台辦副主任孫亞夫日前在受訪時提及,台灣民眾的心態比較複雜,一方面希望兩岸關係改善和發展,兩岸交流合作能給他們帶來利益,不希望因台獨引起戰爭,但另外一方面又對大陸有誤解、對和平統一有顧慮,孫亞夫的觀察一語中的。

這段話也反映了台灣民意的兩面性,顯示兩岸歷經30餘年的交流互動,對彼此已經有了一定程度的理解,在民意趨勢方面應該也不會有太多不必要的誤判。但也反映了行勝於言的重要,大陸官方雖然了解台灣民意,但仍難與台灣民眾有效溝通,化解分歧前路漫漫。

事實上,兩岸歷經70年分隔,心理距離幾乎已經到了難以弭平程度。大陸秉持唯物主義思維,認為經濟決定上層建築,相信只要大陸自身實力壯大,台灣民心終有轉向的一天,即便不願意接受統一,但形勢比人強,終究還是會不得不接受。從歷史進程的角度,這種看法有一定道理,但回到現實處境卻會發現,一時的政策失當或者民意趨勢的複雜變動,都會讓歷史的當下充滿起伏與波折,進而影響歷史的進程。換言之,雖然統一是大勢所趨,但統一的時間卻可能拖延10年、20年乃至50年、上百年,而其中的決定因素,在於民心所向。

台灣社會歷經30餘年民主化進程,已習慣自由民主、去威權、去政治禁忌的生活方式,台灣社會自有一套看待世界的視角,這也決定了大陸若想與台灣社會溝通,就不能停留在自己的認知思維框架中,自說自話是起不到溝通目的的。

現實上大陸有自己的政治正確,而且總是依據自己的政治正確評斷台灣,一旦認知不同,往往就訴諸反制措施,讓對方吃到苦頭。近年來隨著大陸實力提升,反制台灣的能力相應提高,兩岸齟齬也就愈來愈多,反制措施看在台灣民眾眼中,就是鴨霸、強權、威脅。可以想像,在威脅的恐懼感之下,又豈能產生積極的溝通意願?

大陸需要認識,台灣社會對大陸的恐懼感,不光來自於政客惡意的操弄,事實上,如果民意不認同,政客操弄只會讓自己受到質疑與唾棄,一如2018年九合一選舉時民進黨的遭遇。

既然民意對統一有疑慮,不願意接受大陸統治,大陸必須反思問題出在哪裡?是惠台政策力度不夠,還是兩岸交流不夠多、不夠深入?答案恐怕並不單純,事實上,大陸《惠台31條》的出台以及後續各地的實施細則,給了台灣民眾諸多超國民待遇,讓台灣民眾在大陸的生活更加便利,至於兩岸交流,大陸每年消耗大量預算,台灣也有相當數量的各領域人士前往大陸參觀訪問,交流不可謂不多、不深入,但效果顯然有限。

究其根本,在於大陸總是從自己的主觀視角判斷台灣,與台灣社會的對話溝通乃至讓利施惠,並非考量台灣社會的需求,而是基於自己的立場與需要。大陸官僚體系乃至整個社會思考台灣問題,仍多出於內戰思維與正統之爭,許多人眼中的台灣還是國共內戰時代國民黨統治區,或者諜戰片中的軍統特務。這種不合時宜的主觀思維,看起來荒唐,但其實仍左右著現實中的大陸社會,為台灣人與大陸民眾的互動設下隱形的玻璃幕牆。

只要中美之間繼續維持競合關係,台灣就不可能實現法理台獨,更無需懷疑,大陸是兩岸關係的主導方,台灣是被動回應方,避免武統悲劇,大陸與其期待台灣社會轉彎,不如自己展開思想解放運動,從敵對思維中走出來,把台灣人當作自己人,不必因正統之爭而視「中華民國」為洪水猛獸,不要出於對抗心態而對台灣人設下隱形障礙。

大陸常講「四個自信」,自認為在制度、文化等方面可以在國際社會爭奪話語權,那麼就應該以自信的態度聽台灣的主張,調和己方的認知,唯有彼此妥協方能相向而行。為了達到這一目標,大陸應該敞開心扉,用台灣人的方式與台灣社會溝通,多說台灣人聽得懂的話,多做台灣人會感動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