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英文總統博士論文引發「論文門」風波,台灣民意基金會今天公布民調,有兩成四基本上相信蔡英文倫敦政經學院博士論文是有問題的,但有五成四的人傾向不相信。(台灣民意基金會)

沸沸揚揚一陣的陳同佳案,因為陳擔憂成為政治操作的工具,而決定選後再來台自首,在這種情況下,該案的關注度逐漸減弱,彷彿沒有發生過一樣,原本因為荒腔走板的應對而受到衝擊的蔡政府,由此也得以獲得喘息機會,甚至成功逃過此劫。

●用厚臉皮解危機

整個過程反映出一個很有意思的政治現象,那就是台灣社會的健忘度在不斷加速,愈來愈多爭議事件變成一日新聞,或最多幾日新聞,然後就消失的無影無蹤,而陷入爭議事件中的當事者,只要有足夠的「恥度」,咬牙挺過外界批評,危機自然就會輕鬆解除。

其實不光是陳同佳案的巨大爭議,此前的蔡英文論文門,一度也引起外界關注乃至質疑,但蔡的團隊借助幾次旁證的機會,與質疑者形成兩軍對壘的態勢,最終讓爭議變成各方的自說自話,進而不了了之。而在更早之前,原本還因為九合一選舉大敗而陷入低氣壓的民進黨,在完全沒有任何反思的情況下,就在年初借助掀起反中浪潮,輕鬆走出敗選氛圍,重新成為選民認可的對象,而在九合一選舉中實現高雄逆轉勝政治奇蹟的韓國瑜,如今則成了草包的代名詞。

如果將這些弔詭的現象僅僅歸因為政客的操作,則難免太過隨意。事實上,政客之所以敢如此肆無忌憚的挑戰政治運作的底線,民眾本身要負最大責任,尤其是在自由民主社會,選民號稱擁有自主決定權,那麼也就意味著,如果選錯人,選民也該自己承擔選擇錯誤的代價,而不應該甩手將責任推給政客的欺騙。

可惜的是,這其實正是台灣政治生活的日常,當然,這也可能是整個人類社會的日常。這就涉及到民主政治的核心命題,擁有權利的選民,到底有多少能力行使自己的權利?更進一步言,選民為了行使權利,又付出了多少努力去研究政治、思考政治,乃至影響政治?

顯而易見的是,日常的政治生活中,沒有多少人真的有時間和精力去認真思考政治,更不會浪費自己的時間去查證種種爭議,結果就是只能隨波逐流,聽信政客和媒體所有意塑造的種種論述,而既有的政治立場,也在時刻左右著選民的判斷能力。

▲聽任政客帶風向

舉個例子,陳同佳案涉及到香港的法律制度,也涉及到台港過去司法互助的許多潛規則,這些問題原本都是有案可查,法律界也都視為常識,但對選民來說,卻不見得人人都懂,或者可以說大部分人都不明所以,而大部分人中的大部分人,也不會花時間去一探究竟,因此,只要蔡政府堅持自己沒有髮夾彎,最後再喊一些捍衛主權的口號,或者一股腦將責任推給港府,原本就支持蔡政府的人自然就找到可以說服自己的理由,然後將這一問題拋之腦後,自認為問題已經解決。

可以說,選民自己的健忘與冷感,讓政客有了操作和推卸責任的空間,選民的健忘度愈高,政客提高自己恥度的意願和膽量相應也就愈高。大陸常言「寄希望於台灣人民」,這句話說對了一半,人民是頭家,頭家轉向支持統一,政客自然很難再有操作空間,但是,人民通常不會主動轉向,特定的政治氛圍一旦形成,他們可能比政客更難改弦更張,這恐怕是大陸必須面對的艱困局面。(作者為《旺報》特約主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