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務部次長蔡碧仲。(劉宗龍攝)

萬聖節雖然是10月31日,但現在已經有過節氣氛,打扮成各式各樣可怕模樣的人是要參加派對,或是小朋友參加幼稚園的活動。這種「魔鬼」,一點都不可怕,更多時候是帶著喜感和俏皮,讓人會心一笑。

說是說萬聖節,但其實也不過是個商業氛圍濃厚的外來文化,沒啥人真把它當節日過。不過我隱約感覺民進黨政府準備將「萬聖節」訂為法定假日。不然為什麼行政院長這廂「魔鬼中的魔鬼」才出來,那廂法務部次長就汪汪呼應「魔鬼交易」云云。如果政府不是準備要推動「恐怖噁心版本的萬聖節」,怎麼會讓行政院長和法務部次長兩個國之重臣跳出來,把人性最卑劣的一面公開給大家知道呢?

人類社會,無論東西方,都有魔鬼一說。但到底什麼是魔鬼?莫衷一是,這真是一個很哲學層次的問題,因為從實證的角度來看,從來也沒有誰真正舉出過實例或是拿出證據來告訴大家有關魔鬼的具體形象和定義。但我們卻經常使用這個字眼來描述人類社會當中有關惡的行為。可以這樣說,魔鬼是真實存在的,至少在人類社會,它代表的是「人類的惡行」。當我們指摘別人從事魔鬼般的行為時,基本上是在「非人化」這個人,因為我們認為這些行為已經超過人類能夠接受的極限,會做出這樣事情的人不能再稱之為人,只能用魔鬼來代稱。換言之,魔鬼是個帶有極度貶抑意味的形容詞。

蘇貞昌貶抑馬英九和陳長文,稱他們是「魔鬼」和「魔鬼中的魔鬼」。那不是因為這兩位真的做了什麼人神共憤的事情,而是因為在陳同佳案中,蘇貞昌被輿論譴責,進退失據後的惱羞成怒。為了轉移焦點,掩蓋在處理陳同佳投案一事上面的違法亂紀和胡言亂語,所以把馬英九和陳長文影射為「要矮化台灣國格,要讓2300萬台灣人失去自由,失去民主,還有可能送新疆再教育的人,就是魔鬼!為香港特首林鄭月娥脫逃、為港府解套來擘畫的人,就是魔鬼!」

這種毫無證據,只是情緒性的煽動言語,在台灣政壇並不罕見。這種我稱之為「垃圾話」的東西,經歷過大風大浪的台灣人,沒有幾個會真的相信,但會基於自己的政治立場而毫不考慮地潑在政敵身上。所以我能理解蘇貞昌,他只是一個不知道該如何面對社會挑戰的老人,在無計可施的情形下,只能用怒罵來掩蓋心虛的事實。

蔡碧仲則不是。相較於蘇貞昌的年老無助,蔡碧仲則是心懷卑劣。律師出身且當過檢察官,很難相信他會不知道「無罪推定」原則,同時即便是罪大惡極的嫌犯,也有權利請求律師辯護,而尋求公平正義審判的機會。但為了獻媚行政院長,幫腔轉圜緩頰也就算了,竟然還暗自指摘陳長文「違背律師倫理、棄國家利益不顧」;更大言不慚地說:「何謂『魔鬼』,就是身為律師不就事論事、不依法行政、很多事不循正道而為。」卻沒想到他說的每一個字都像是搧向自己的巴掌,讓人想起他自從擔任法務部次長以來就沒幹過一件「就事論事、依法行政、循正道而為」的事情。

不過我很羨慕他,因為只要能夠捨棄面皮,把自己當成趙高,就能當上次長,也許還能高升。登龍有術,只是平庸如我,學不來而已。

(作者為淡江大學教授兼全球發展學院院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