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政院長蘇貞昌轟香港聖公會秘書長管浩鳴是「牽猴仔」(姚志平攝/資料照片)
批陳同佳案國民黨「魔鬼現形」 蘇貞昌爆氣冷哼 (影片來源為Youtube,如遭刪除請見諒)

死刑剝奪人命,是對犯罪者的終極懲罰,雖然廢死團體一再主張廢除死刑,但台灣社會對維持死刑有高度共識,對認同廢死的蔡政府拖延執行死刑也有不滿。行政院長蘇貞昌日前在立法院主張死刑定讞就該執行,是想改變政策爭取民眾好感,還是恫嚇殺女友的港人陳同佳不要來台,頗令人玩味。無論如何,若是拿攸關人命的死刑作政治算計,絕對是讓人無法接受的冷血行為。

 蘇揆說,有些罪惡天地不容,例如燒死自己6位親人,或是當著母親面前殺孩子的人,他認為死刑定讞就該執行。蘇揆把「小燈泡」被殺時的慘狀描述得很具體、很聳動,令人不忍重述,但這樣毫不遮掩地在國會說出細節,任由所有媒體報導出來,不是再度向「小燈泡」的父母心口插刀嗎?對無辜慘死的「小燈泡」又有多少真心的憐憫?

 而且,蘇揆根本沒搞清楚事實,燒死6位親人的翁仁賢已經三審死刑定讞,但殺害「小燈泡」的王景玉因罹患思覺失調症,一、二審都判無期徒刑,現在在高院更一審的階段,既未判死刑,也還沒定讞,蘇揆明明白白提出這個案子,是搞不清楚審判進度,還是在對法院下指導棋?司法獨立以及司法權與行政權的分際,到哪裡去了?

 其實,蔡政府是主張廢死的,不只蔡英文總統聲稱廢除死刑是普世價值,民進黨政府也承諾要逐步廢死。以致於蔡總統上任以來遲遲不執行死刑,引發民眾強烈不滿,直到去年接近九合一選舉且南部淹大水時,才在8月執行了1個死刑,目前還有39名已定讞的死刑犯在監。根據民調,高達88%民眾支持死刑的存在,畢竟殺人償命的觀念根深蒂固。蔡政府受廢死團體影響,又考慮到歐盟及國際社會的觀感,因此傾向於廢死,但這個路線與基層民意有相當差距,只好養著一堆死刑犯遲不處決來造成實質上的廢死。但站在司法的立場,有法而蓄意不執行,等同否決法律。死刑的存在及判決是很明白的司法問題,如今卻儼然成了掌握政權者的政治考慮,什麼時候處決權從司法部門交到了行政部門的手上了?

 想討好廢死團體時拖著不執行,想討好民意時又義正詞嚴地說應該執行,連還沒定讞的案子都血淋淋地拿出來當說頭。蔡政府明言以廢死當追求的目標,但對說服民眾、溝通觀念又做了多少努力?現在蘇揆的說法轉趨強硬,是在推翻蔡總統的政策基調嗎?這中間到底是基於司法正義的堅持,還是政治的算計?

 對照近來蔡政府對引發反送中示威的港人陳同佳來台的諸多政治操弄,又不得不讓人多了些想法。反送中讓蔡總統撿到槍,民調翻升,不料陳同佳有意來台投案,蔡政府不想看到反送中熄火,先是拒絕讓他來台,後見輿論狂批,便改口說香港不辦台灣辦,還說要派檢警去香港押人,完全沒有司法管轄權不及於他國的常識;還說只有逮捕沒有自首,更是直接干預檢調部門的權利。接著爆出陳同佳的牧師管浩鳴之前來台見過內政部長徐國勇,國安部門也在上月底開過對策會議,蔡政府仍決意力擋陳同佳,足證蔡政府只想藉反送中獲取政治利益,毫不在意被害者能否獲得公道。

 由於理律事務所的律師曾赴香港與陳同佳接觸,蘇揆便指控前總統馬英九的密友律師赴港為港府反送中解套擘畫,政協牧師居間「牽猴仔」、「魔鬼跟魔鬼中的魔鬼一一現形」。把馬英九貼上魔鬼的標籤,是要阻擋任何促成陳同佳來台受審的努力,也顯露出不希望反送中解套之心。蘇揆此時說死刑定讞就該執行,莫非是要嚇阻陳同佳?畢竟之前管浩鳴在協調陳來台投案時,曾表示不想其被判死刑。

事情其實很簡單,殺人事件及事證都在台灣,犯人要投案,站在司法的立場當然要接收來台繩之以法。當蘇揆嚴詞宣示死刑定讞就該執行的同時,當蔡政府精心算計選舉得失時,府院高層有沒有想過,一個20歲的女孩一屍兩命死在台灣,她的悲慘遭遇及其父母的傷痛,是不是同樣需要伸張人道與公義?

我們支持政府依法執行死刑,但反對蘇揆的冷血算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