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返送中示威抗議不斷。(中新社)

台灣總統大選正在熱烈進行,台灣以外的世界也沒閒著,事實上,整個地球正在發燒,就像溫室效應造成北極融冰一樣,世界正在起大變化!

 攤開地圖,從南美洲的智利、厄瓜多,到南歐的西班牙、東歐的捷克、北非的埃及、阿爾及利亞,再到中亞的哈薩克、西亞的伊拉克,最近都出現數十萬,乃至百萬人上街抗議的場面。上個周日,將近17萬名黎巴嫩民眾築起長達170公里長的人鏈,要求政府徹底改革政治體制。多熟悉的場面!沒錯,這波全球性的抗爭浪潮,正是香港反送中運動擴散下的產物,堪稱香港發燒,全球打噴嚏!

 香港反送中是一個無大台、無組織、純靠網路科技的群眾運動,如何能夠經久不衰,國際學界還在研究,並無定論,但卻已成為全球政治社會運動的新模式。儘管各國抗爭的背景各有不同,學界共認其中一個主要原因,就是由於民主化、全球化與科技的發展,導致人們對民主問責的期待空前高漲。

 由於民主化深入人心,選民已不再滿足於定期改選的機制;由於社群媒體普及,使得動員和組織大規模行動變得更加容易,可以更快地轉化為大規模的示威遊行。

 所有的變化都不是一夕造成的,我們今天看到的全球化時代,其實是在1989年就已經開始。那一年的3月12日,英國電腦科學家柏內茲李率先提出「全球資訊網」(World Wide Web)的構想,開啟網路時代的濫觴。同年的11月9日,柏林圍牆倒塌、東西德統一,並在東歐引發骨牌效應,成為上世紀90年代後全球民主化浪潮的推進器。

 民主化、訊息化與科技化,這三者分線發展,就足以撼動人類既有的秩序規律,一旦合體運行,聲勢更是驚人。特別是2007年第一代iPhone智慧手機問世,其所帶動的資訊流通巨變,宛如打開了潘朵拉的盒子,讓一切都變得不一樣。

 2010年阿拉伯世界的顏色革命、2014年台灣太陽花、香港占中運動,已經預演了這波抗議浪潮的潛在性。而香港反送中則帶來另一種典範,那就是在全球人民提高對民主問責期待的同時,威權主義正在全球範圍內抬頭,北京對香港的強勢,成了推動全球抗議浪潮的助燃劑。

 毫無疑問,大規模抗議也是一把雙刃劍。由於無大台、無組織,代表也無人可以負責,使得群眾動員容易、結束難,這也成為全球各國政府治理的大難題。如何解決?法國的做法或許可以帶來啟發。

 去年法國爆發黃背心運動延燒全國,今年1月總統馬克洪提出全國大辯論計畫,試圖將街頭抗議的能量轉化為全民參與的意見導入。從1月15日開始,所有法國公民包括受刑人在內,都可以依據4個主要議題表達他們的意見,並以不同的形式參加辯論,地方會議更是超過萬場,遍地開花。

 這個平台總共收到了190萬個意見,蒐集到的資料達62萬9000頁,經過人工智慧進行分析,結論的摘要也對民眾公開。未來,法國政府將依據這些意見提出實際的措施,以回覆民眾的關切事項。儘管此次公民大辯論的成效仍有待觀察,但值此全球民主大退潮之際,「法國模式」是否將像當年的法國大革命一般,帶動另一波的民主化進階,值得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