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亞峰會將於4日在泰國曼谷舉行。圖為泰國總理在曼谷的東協商業與投資峰會開幕式致詞。(路透)

「東協加6」再加美、俄等共18國加入的「東亞峰會」,為印太地區國家領袖重要對話機制,第14屆年會5日在泰國曼谷閉幕。美國川普政府雖高談「印太戰略」,出席「東亞峰會」的態度卻遠較前任歐巴馬消極,已連續3年缺席。去年還勉強由副總統彭斯出席,今年更降級由國家安全顧問歐布萊恩及商務部長羅斯代打上陣。此乃2011年以來美國與會層級最低的陣容,透露川普輕忽東亞的態度及「印太戰略」的虛實。

相對陸、日、韓及印度等主要國家皆由總統或總理親臨峰會,美國降級出席意味無意主導議題,更與《美國印度太平洋戰略報告》所宣示重視「東亞峰會」態度相左。其實,「東協加6」支持「全球化」,反對貿易保護主義,調性與川普的路數大相逕庭,「川普外交」無心於「東亞峰會」,東協國家亦有批評川普「輕視亞洲」的聲音。《日本經濟新聞》評論質疑戰後以來美國主導的亞洲秩序將走向終結,今年「東亞峰會」是個開始。

此次峰會援例發表主席聲明,聲明中有關南海的內容顧及北京的立場,捨「強烈擔憂」的牽制大陸措辭,採取較緩和的「予以關注」一語,此意味東協等周邊國家意識到大陸對維護南海和平穩定的重要作用,不願域內國家對立尖銳化。「東亞峰會」凸顯大陸的影響力,儼然成為北京的主場外交。泰國前外長坎達提認為此顯示美國在印太區域的地位大不如前。

在亞洲秩序遞變過程中,陸、日、韓三方的合作至為重要,大陸總理李克強藉「東亞峰會」機會,與日相安倍舉行場邊會談,雙方確認建構「中日新時代關係」,並計畫在12月下旬於四川成都召開「中日韓峰會」,合作實現朝鮮半島的完全無核化,共同推進《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RCEP)及《中日韓自由貿易協定》(FTA)等議題。

陸、日、韓三方啟動合作機制20年來,貿易額從1300億美元成長至7200億美元,不僅彼此互為重要的經貿夥伴,陸、日、韓的經貿互動亦為東北亞經濟發展及建構東亞新秩序的主要驅力。

然而,對日本而言,「美日同盟」仍為其外交、安保政策基石,日本始終追求美國不缺席的東亞多邊合作機制,這可從其同步參與《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PP)及RCEP窺之。

因此,安倍須周旋於陸、美之間,但美國退群TPP及消極應對RCEP,令安倍外交陷入尷尬。川普主政後從多邊主義後退,RCEP談判中的美國因素因而弱化。安倍必須調整對陸外交,不再與川普對華戰略亦步亦趨,改採對陸接近政策,避免捉摸不定的川普,萬一在陸、美貿易戰中階段性休兵,使日本繼1972年,再遭美國所棄。

二戰後東亞國際政治中,陸、日經常成為美外交博弈的工具,使中日關係脆弱。美國東亞研究學者傅高義在新著《中國和日本:1500年的交流史》中指出,「歷史問題」使中日關係始終在良窳間擺盪。如何重建結構性中日關係,避免東亞再現歷史劫難?首先日本須誠實反省「侵略歷史」,大陸亦應以日本昭和前期歷史為戒,避免崛起後軍事力強大到國家領導人難以制約,形成極端愛國主義的社會氛圍。

陸、日在以RCEP為發端的亞洲新秩序中,經濟關係可望日益緊密,中日若能在「第五份政治文件」中,體現共同肩負區域和平與繁榮責任的精神,「經熱政暖」的中日新時代關係應為可期。

「中日新時代關係」下,李克強不忘提醒安倍須恪守「一中原則」,蔡英文總統若有心務實應對東亞變局,不使「一中原則」成為台日關係的緊箍咒,甚至趁勢在兩岸關係中創造「利台」的機會,就不能以膝射式的「不可能」情緒性回嘴大陸的對台政策,否則蔡英文言下的「台日友好」將只剩下珍奶,台灣更將自外於亞洲秩序的重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