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7年,蔣渭水(左6)、鄭松筠(左5)參加北港讀報社發會式。(蔣渭水文化基金會提供)

編者按:戚嘉林博士大作《台灣史》,以全方位敘述台灣四百年史(自上古、明末、荷據、前清、晚清、日據、台灣光復70年迄今),從政治、軍事、經濟、文化等深入客觀還原台灣歷史真相,尤其是日據、光復、二二八等三大板塊,並以圖片佐證歷史情境,甚為珍貴。

正文開始:蔣渭水,台灣宜蘭人,1891年生,9─15歲習漢文,16─19歲方就讀宜蘭公學校,20─25歲續就讀台北醫校,26歲(1916)時開始在台北大稻埕開設大安醫院,懸壼行醫。

文化協會狂熱時代

1921年夏,受到林獻堂首次台灣議會設置請願的啟蒙運動影響,蔣渭水於是(1921)年10月17日在台北成立「台灣文化協會」,該會推由林獻堂任總理,蔣渭水為專務理事,會員有1033人。

「台灣文化協會」在章程中,雖揭櫫助長台灣文化發達的抽象目標,惟其設立動機及目地則是促進台灣島民的民族自覺與爭取其地位。台灣文化協會的啟蒙運動,主要有發行會報、設置讀報社(共13處)、舉辦講習會、開辦夏季學校、舉辦巡迴講演、放映電影、開設書局、演出戲劇等,其方法是以都市為中心,然後次第擴至地方村落。當時台灣並無有力的對立勢力,全島在統一指揮下進行的台灣議會設置請願運動,巧妙地與此啟蒙運動結合起來,甚至以個人名義公然支持該運動。

1925年可說是「文化協會」講演會的狂熱時代,地方會員每逢有事即邀請幹部開講演會,並動員民眾,大鳴爆竹,舉行傍若無人的大歡迎會,以壯聲勢。每次講演,日本當局均派警察臨場監視與記錄,倘演講內容觸犯日人的禁忌,則日警即行下令中止演講。1925年冬,台北警察署對該地演講的取締太嚴,主持人則大為光火,乃蓄意使王敏川一連講一個多月,每晚在講壇上坐著講論語,一般聽眾心裡亦知此係與警察鬥法,故他們雖在淒風冷雨的寒夜,亦準時捧場無誤。

由於地方民眾的歡迎,文協幹部逐趾高氣揚,以志士自居,形成反日氣氛的增加,尤其是每次介入地方問題或農民爭議,助長糾紛以收攬人心,倘遭取締,則拗執地採取講演戰術與示威遊行,以示反抗,從而成為台灣農民運動與勞工運動的先驅。

「文化協會」舉辦的講演活動,1923年時僅36次,次年增至132次,1925及1926兩年進入高潮,每年均舉辦300餘次講演會。總計1923─26年的四年間,文協共舉辦講演798 次(其中59 次遭解散處分),聽眾總人數約達29.6萬人。故講演活動可說是文化協會啟蒙運動的中心工作,意義重大,影響深遠,效果比任何活動都更為有力。因為「在一般民眾智識程度甚低的台灣狀況下,文化協會的啟蒙運動,僅借圖書則不免有缺乏大眾性之憾,所以說它完全藉講演來達成其目的,亦非過言」。

「台灣文化協會」具有強烈的祖國色彩,其領導人蔣渭水即極端崇拜孫中山先生,並響往中國國民黨。在日本殖民統治下,許多文化協會會員及其同路人,不但從事屬於日人禁忌的延續中國文化工作,甚至在對大眾演講時,亦提及令日本殖民當局難以容忍的漢族、中國、祖國等詞。尤其是在大庭廣眾旁有日警的監視下,他們不但不畏日本殖民當局,並稱自已為漢族、視中國為祖國,此充分體現台灣同胞對祖國至深感人的孺慕情懷。故台灣總督府批判台灣文化協會「懷慕中國之情甚高,與中國人日益親善,期待國權回復」。

鑒於文化協會對台灣一般民眾產生相當影響,為抵制文化協會,日人乃於1923年11月籌組「台灣公益會」,會員1650人。1924年6月27日由台灣「第一功勞者」辜顯榮等在辜宅召開首次全島「有力者大會」,發表決議謂台灣議會設置請願運動非本島民大多數的意思。文化協會人士對此深表憤慨,乃由林獻堂親自指揮,於7月3日分別在台北、台中、台南召開「無力者大會」。是時,由於「台灣公益會」會員多無甚見識,缺乏熱忱,無甚活動,終以龍頭蛇尾結束。

1920年代初,台灣留學日本東京與中國各地的學生,均受當地無政府主義或共產主義思想影響,台灣文化協會的知識份子菁英亦受感染,例如連溫卿、蔣渭水等人也不例外。

斯時,「台灣文化協會」內部主要隱伏三派,一為以連溫卿、王敏川為首,奉行民族自決或共產主義或無政府主義的激進派。二為蔣渭水領導,受中國革命影響而有強烈民族主義傾向的祖國派。三為蔡培火為代表,致力於改良統治的合法民族運動派。惟由於總理林獻堂在文化協會內的威望,各派尚暫能合作,但連溫卿與蔣渭水兩派勢力日漸壓迫蔡培火派,文協內部終於分裂。

民眾黨與共產黨

文協舊幹部蔣渭水、蔡培火、及謝春木(后改名為謝南光)、廖進平、陳炘等25人於1927年7月10日在台中市成立「台灣民眾黨」,年底時成立台北、宜蘭、基隆、汐止、新竹、桃園、台中、大甲、清水、南投、彰化、台南、嘉義、北港、及高雄等十五處支部,會員共456人。

斯時,「台灣民眾黨」除反對上山滿之進總督恢復官派而無民意基礎的總督府評議會,推行地方自治制度改革外,並積極舉辦演講及政談演說會,自其組?後的下半年,該黨在全台各地共舉辦127次演講、聽眾共約52900人,舉辦政談演說會288次,聽眾約30000人左右。(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