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眾在石家莊一處惠民豬肉補貼銷售點購買豬肉。(新華社資料照片)

2008年美國金融危機以來,儘管主要發達國家都推出一輪又一輪的量化寬鬆的貨幣政策,讓全球市場的流動性氾濫,但全球經濟基本上還是處於低增長、低利率、低通貨膨脹的態勢,而且成了2008年之後全球經濟的常態,各國過度信貸擴張並沒有改變這種狀態。不過,只有中國是例外,2008年之後,中國經濟持續保持在高增長、低通貨膨脹、低利率的態勢,經濟繁榮空前。

中國之所以也採取低利率過度擴張的信貸政策,因為中國通貨膨脹一直處於多年來極低的水準,甚至於2008年之後CPI多年都處於1%以下的水準。但是,今年以來的情況有較大的變化,CPI由年初的1.5%升到10月的3.8%。這可是一個突發的現象,突發的原因是食品及豬肉價格突然快速上升導致的結果。

國家統計局11月9日公布的資料顯示,2019年10月,全國居民消費價格同比上漲3.8%。其中,食品價格上漲15.5%,非食品價格上漲0.9%;消費品價格上漲5.2%,服務價格上漲1.4%。10月食品菸酒類價格同比上漲11.4%,影響CPI上漲約3.37%。食品中,畜肉類價格上漲66.8%,影響CPI上漲約2.92%,其中豬肉價格上漲101.3%,影響CPI上漲約2.43%;禽肉類價格上漲17.3%,影響CPI上漲約0.21%。

從上述的資料可以看到,當前中國CPI突然快速飆升,主要原因是食品類價格上漲,其影響當月CPI上漲達到89%,而影響食品類價格上漲的因素主要是豬肉,豬肉影響當月CPI上漲達到64%。從這兩個影響因素來看,中國的CPI指標由1993年制定以來,基本上沒有調整。這不僅表現為食品類所占權重過高,表現為豬肉類所占權重過高,而且表現為居住類所占的權重過低,從而造成對中國的CPI指標嚴重扭曲。對於這個問題,我2003年就已經提出及之後做更多的研究,也要求國家統計局根據居民實際消費情況對CPI權重進行調整。

根據我當時的計算,2005年中國CPI指數食品類權重是33%(而當時美國為15%),居住類權重為13%(美國為42.7%),這種指數與中國1993年居民消費結構的權重會比較接近,因為當時中國住房市場沒有出現,居民收入基本上購買食品,而食品豬肉所占的消費比重又絕對高。

但不要說2019年的情況,就是2005年中國經濟生活都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中國居民的消費品權重變化遠大於歐美(比如居住類的權重),但是這種情況則一直沒有調整,這就造成了中國的CPI為何成了豬肉CPI。而這種豬肉CPI不僅會嚴重扭曲整個CPI指數,也將嚴重扭曲中國的貨幣政策。因為,無論是中國,還是歐美發達國家,CPI或保證物價穩定是貨幣政策的主要參與因素。

可以說,近20多年來,中國的貨幣政策之所以會與歐美發達國家一樣基本上處於嚴重過度擴張的態勢下,很大程度與這種嚴重扭曲的CPI指數有關。因為,中國的CPI指數的權重一直沒有隨著現實經濟生活的變化而調整,特別是當房價快速飆升,居民居住類消費權重則處極低水準下,居民居住類消費上漲無法反映到CPI整個指數上,從而使得中國貨幣政策並沒有因為房價飆升而收緊。反之,由央行管制下的存貸利率降低了再降低。而極低的貸款利率水準及銀行信貸過度擴張更成了推動整個房價水準繼續快速飆升的動力。

就目前中國的利率水準來看,儘管央行一直強調金融市場利率要雙軌並軌,央行所管制的1年期商業銀行存貸款基準利率逐漸由貨幣市場的LRP(貨幣市場貸款基準利率)所取代。就目前過渡情況來看,短期內要取代1年期商業銀行存貸款基準利率是不可能的。因為,目前還存在的1年期商業銀行存貸款基準利率對大型國有銀行最有利。這些大型國有銀行可借助其市場占有絕對比重,借此來獲得存款,借此來給關係戶發放貸款。可以說,目前195兆(9月底)元的存款中,只要有20%以基準利率計價(38兆元),那麼商業銀行就可以多獲得收益達5000億元以上。

目前國內商業銀行活期存款利率為0.35%,商業銀行1年期存款利率1.5%,商業銀行理財天天利利率為3%左右,商業銀行1年期理財利率4-4.5%。信託機構的理財產品一年期利率6-7%,2年期利率7-9%等。商業銀行1年期貸款利率為4.35%,住房按揭貸款平均利率為5.34%,貨幣市場貸款基準利率為3.25%。

從這些利率數字中,可以看到中國金融市場許多有趣的現象。首先,商業銀行1年期存款利率1.5%,這是商業銀行的基準利率。如果與10月的CPI3.8%相比,那麼中國居民銀行存款處於嚴重的負利率之中,這對工作單位向固定商業發放退休金甚至於工資的人來說,如果發放在銀行的錢沒有利用便利網路及時結轉,這種嚴重負利率是對這些資金嚴重的利益剝奪。

其次,中國央行一直鼓勵銀行過度信貸擴張,貨幣政策過度寬鬆,但信託產品的利率則高到7-8厘,這就意味著政府對一些行業信貸仍然處於過度管制下,這些行業不可能從銀行獲得所需要的資金,只能從信託高成本的融資。而這些進行信託融資的項目多以是大型房地產開發專案。

第三,房地產開發項目之所以有能力進行高成本的融資,其融資成本肯定會超過10%以上。這也意味著中國的房地產暴利並沒有結束。最近我到一些二線城市,這些城市的房地產開發基本上都處於火熱之中,許多大型樓盤都在火爆建設。

第四,信託融資的理財產品收益率這樣高,如果能夠以基準貸款利率從商業銀行獲得貸款,再購買這樣的理財產品,同樣是一種一本萬利的事情。這自然為國內一些銀行有權力者謀利創造條件。

總之,中國CPI指數嚴重扭曲,一定會導致中國貨幣政策對所依據的資料誤判(有可能是政府有意這樣做),這是20多年來中國房地產市場過度擴張,房價快速飆升的重要的原因之一,也是中國金融市場價格機制扭曲的重要原因之一。(作者為青島大學經濟學院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