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川普9日致函土耳其總統艾爾多安,要他好好處理出兵攻打敘利亞北部庫德民兵的衝突,趕快達成協議,別當蠢蛋!圖為2018年7月北約會議上川普與艾爾多安會面的資料照。(圖/美聯社)

土耳其總統艾爾多安將在11月13日到華府與川普舉行峰會,討論有關敘利亞的問題。川普表示將給予熱烈歡迎,但國會則因對川普背棄庫德族,將敘利亞北部庫德族占領區拱手讓給土耳其一事不滿,表示將冷淡以對,甚至要求川普取消對艾爾多安的邀請。艾爾多安自己也曾表示,既然如此,那華府就不必去了。最後,美國雖派出敘利亞問題特使到了安卡拉,艾氏在和川普通完電話後表示勉強成行,但可以想見這一趟華府行對他與川普都不是一件輕鬆的事。

別忘了,土耳其從1952年開始就是美國的北約盟國。兩個盟國的關係何以走到如此冰冷?

現在華府在敘利亞問題上有兩個辯論。第一個是:是誰弄丟了土耳其?過去中國大陸變色,美國人也在辯論:是誰弄丟了中國?現在同一個問題要問:為什麼土耳其是北約盟邦,結果現在跟俄國走得這麼近?美國甚至還要調查,土國是否違反了兩國關於武器裝備的《最終使用監督協定》,將美國提供的武器祕密轉給敘利亞土國支持的民兵使用,結果還犯下了許多戰爭犯行?兩個盟國怎麼走得如此貌合神離?

冷戰結束、共同敵人蘇聯瓦解,以及土耳其民族主義的強人艾爾多安上台,一心追求獨立的外交政策,都是美、土兩國漸行漸遠的原因。也有學者追到根源,細數土耳其加入北約以來和美國關係的的磕磕絆絆,發現兩國外交早就不是那麼合拍。土耳其入侵塞浦路斯的時候,美國就曾經對土耳其進行過制裁,影響到兩國互信,也影響到軍事關係。後來雖然雙方為了盟國的大局,都曾彼此容忍,但是卻都沒有顧到雙方最敏感的議題。2003年美國執意入侵伊拉克,土耳其就希望由土軍進入伊北庫德半自治區,以免庫德族問題變得更複雜難解。結果美國不理,土耳其雖是美國盟國,最終也沒參加對伊拉克的戰爭。所以這個非敵非友的關係後面會怎麼走,誰也沒把握。

第二個辯論就比較學術了。川普決定撤軍敘利亞,一些歷來反川普的學者在這件事上很難得地都表示支持。表示從國際政治的現實主義來看,有時還非得像川普這樣冷血不可。這些學者就是國際關係領域被歸類為「守勢現實主義」的學者,他們主張自我克制,反對沒想好怎麼結束就貿然出兵的國際干預。這種意見一出,立刻就引起「攻勢現實主義」一派的反駁。他們表示批評者認為一意冒進不想後果是不對,但一意撤退的自我克制,又想好了後果嗎?美國撤軍敘利亞所付出的各種代價,遠超過這些追求守勢烏托邦的學者所能想像。

這個辯論誰對誰錯,還要看敘利亞情勢的發展而定,所以我們也很關心土耳其在敘利亞究竟想如何布局。一些學者從歷史的縱深觀察,指出從奧圖曼土耳其時代開始,土耳其就有用人口遷徙改變族群分布地圖的戰略,有時是把忠於自己的阿拉伯人移到邊疆守邊,有時是把一個地區的族群變得複雜,讓他們無法集結作亂。這是一種「人口工程」的操作,過去拿難民問題威脅歐洲就是一例,這次對庫德族也是古老做法的重現。中東的族群分布地圖最後會呈現什麼樣貌?這對區域秩序的建立也將會有長遠的影響,也值得慢慢觀察。

(作者為東吳大學政治系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