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群鴿子8日在德國首都柏林波茨坦廣場矗立的幾塊柏林圍牆殘片周圍騰空飛起。德國9日將紀念1989年柏林牆倒塌30周年。(路透)

人類的感知系統是演化而來的產物,為了利於生存,大腦會慣性地排除任何具有不確定性的事物,以致於感知經常抄捷徑,做出錯誤的結論。但偏偏這是一個不確定的年代,我們對未知不定的事件,感到無以適從的惶恐與焦慮,相信目前台灣社會就有許多人對不到60天後的總統大選結果感到不安。

曾任教於倫敦大學學院的神經科學教授畢‧羅托(Beau Lotto),專門鑽研知覺背後的生物、計算與心理機制,新著《慣性思考大改造:教大腦走不一樣的路,再也不跟別人撞點子》一書被形容成有如親民、互動版的《快思慢想》。書中指出,人類的視覺其實不見得能看清世界的真貌。「眼見不能為憑,視覺比你想的不可靠」。2015年網路上就瘋傳一張藍、白洋裝照片(上網搜尋the dress that broke the internet)即是最佳的例證。同一件洋裝照片,有人看來是白色、有人看來卻是藍色,此現象掀起全球網民與媒體(包含CNN、艾倫脫口秀)的熱烈討論,藍、白兩派各有各的支持者。然而,大部分人驚異的是視覺可信度竟然被嚴重摧毀,但卻鮮少人探究如果人類的視覺系統能翻新,又會是何種境地?

科學界的諸多實驗也都能輕易推翻「眼見為憑」的信念。像是同一個灰色顏色的圓形,放在深色或白色的不同背景中,眼睛接收到的就會是「不同」灰色色階的圓形。把實驗裡的標的從視覺轉移到其他感知中,也常可以見證到感官受慣性誤導的結果。受試者只要把一隻手用隔板擋住,並在他眼前放置一隻橡膠假手,接著對著假手搔癢,受試者在看不見假手的情況下,跌破眾人眼鏡地竟會產生了癢的感覺。這就是著名的「橡膠手錯覺」實驗。

畢‧羅托指出,除了視覺,其他感知同樣經常在耍笨,唯有偏離大腦的制式反應,才能汲取全新創造力。他歸納出5大原則如下:一、要把「不確定」當成好事;二、嘗試多元性體驗,才能啟動改變的引擎;三、試圖建立多元的合作關係,譬如老鳥與菜鳥相輔相成,往往有驚人意表的突破;四、要把發想創意的過程,當成一種內在的獎勵;五、勇於質疑,並有意識地採取行動。

其實不只科學與神經傳達如此,在社會與人類行為互動上也往往如是。我們容易相信大家說的好人是好人、空心菜是空心菜、草包是草包。去年底的台灣縣市長選舉,大家猜不出韓國瑜會當選、國民黨可以上那麼多席,新一波的網路世界,更讓許許多多似是而非的真假訊息流竄,縱使30年來都已經沒有了柏林圍牆,但卻益發讓人感受到民主的虛幻與脆弱。

(作者為台北書展基金會董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