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瑜已委託律師向陳東豪提告。(翻攝YouTube)

2020大選已進入白熱化階段,最讓民眾驚心和傷心的是媒體新聞的偏頗和兩極化,不少媒體竟偏執到對不支持的陣營發布假訊息。其實媒體若只經營同溫層,偏頗的報導只是加深自己讀者和收視群的印象,對不支持的候選人傷害有限,卻讓媒體落入不公正和專事抹黑的罵名,值得嗎?

台灣以自由民主自豪,但對照媒體如今的選擇性報導和睜眼說瞎話,令人質疑台灣民主的水準。任何行業都有其職業倫理準則,美國專業記者協會的準則開宗明義就指出「公眾啟蒙是正義的先導,是民主的基礎。合乎道德的新聞要盡力確保資訊能正確、公平和完整的自由交換,一個有道德的記者其行為一定要正直。」而準則的第一條就是「尋找真實並報導真實」。

但看看台灣現在的新聞內容,對在野的特定候選人可以日日抹黑,事事批判,對全面執政的執政黨卻極少批評,到底為什麼大多數國內媒體會主動繳械,放棄了媒體第四權的監督力量呢?

國內有「台灣記者協會」和「台灣新聞記者協會」,可惜的是,兩個單位的網站裡對記者的行為規範和道德勇氣都沒有著墨。處此是非不明和公義不彰的時代,記者協會更應該發揮道德勇氣來撥亂反正。

台灣更特殊的媒體現象就是各政論節目的新聞評論員,也就是所謂的「名嘴」,在選舉熱季時,名嘴們的影響力更大,但他們似乎不用守任何規範,談話內容肆無忌憚,沒有證據也可以任意批評。雖然當事人可以上法院控告名嘴的不實言論,但曠日廢時,像現在總統大選的告訴案件,等判決下來大選已過,輸贏已定,即使贏了官司,但因被抹黑而輸了大選又能向誰去討公道?

當年美國《華盛頓郵報》兩位不畏權勢的小記者揭發水門案,即使面對政府的壓力,編輯部主管還是支持記者們,強調:「沒有什麼事情可以凌駕在這個調查之上,除了憲法第一修正案、新聞自由,以及或許這個國家的未來。」當時該報發行人也力挺,最後尼克森總統於1974年宣布辭去總統職務。

期待台灣的媒體、記者、名嘴們,也能有為了正義而與政府為敵的勇氣,願意為了國家的未來而堅持真實的言論,讓2020能有一場公平的選舉。

(作者為大學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