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企業最愛公、私立大學排行榜出爐。(1111大學網提供。)

國家的錢用來養蚊子好,還是養孩子好?大學教育問題終於端上了總統大選的檯面。但除了大學生的遊學、學貸等經費問題之外,高等教育目前更深層的畸型現象卻還沒有受到總統候選人的重視。眼看大學在未來5年內可能倒掉一半,不少私立大學現在怕學生退學已到了師道不尊的地步,但教育部卻只會拖延度日。

最近教育部召開一項產學座談會,官員高唱高教翻轉、技職創新;私立大學校長們卻一個個訴苦,他們當前的要務是要能招生活下去。確實,對於一個陷入危急狀態的組織,制度、願景和使命都是緩不濟急的高調,錢才是救命仙丹。

大學非營利的財務骨子裡依舊是數人頭的事業,特別是私立學校,沒了學生,非但沒了學費收入,教育補助更是別談了。但當大家都在過數人頭的日子,努力爭取學生,進來可別給跑了,學業瞎混,沒關係,搞到教授都不敢或不願去要求學生的學業,這種教育還能被稱為高等教育嗎?

目前就算全部高中職生都上大學,還塞不滿大學的招生名額,所以連不應該上大學的學生也進了大學,浪費了大學的資源和學子的生命,但大家似乎都視而不見。許多學生其實可以早些在職場上找到適性、適能和快樂的工作,但父母們非理智的熱情卻逼得他們心不甘情不願地進入大學。這種短視造成台灣的大學考取率90%以上的世界可笑紀錄。

但政府偏偏病急不投醫,把救命藥方也給丟了。大學落日條款和退場機制是政府可用的公權力。但落日需要時間,退場得變身;教育部要求大學退場,可以,但變更土地、建物等使用,免談。想讓招生不足的大學安樂死,卻凡事拖,社會、政府、大學和學生全都受害,官員們卻仍獨善其身、無動於衷。

明年進入大學的適齡人口將降到11萬以下,然後每年以減少6000到7000人的速度往下墜落,2025年會降到只有7萬5000人,到時,國立大學就需要5萬人,剩下來的2萬5000人給近80所私立大專院校分,將造成至少有50所面臨無生可教的慘況。教育部卻還在打等他們一倒就全部依法將其財產充公的如意算盤,怎能不讓人憂心!

(作者為芬蘭Aalto大學客座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