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在香港就學的學生想轉進台灣,我教育部展開雙臂歡迎。(林志成攝)

鑒於香港局勢,報載香港高校有人正申請來台當交換生、訪問生或轉學生,包括在港就讀的台灣人,還包括現職的香港教師。對台灣苦於少子化的大學來說,這似乎是一件好事,至少可以期待一點「鯰魚效應」。

香港高校在THE或QS世界大學排名榜上,長年位居前列。在港英政府時期,來台就讀大學的香港「僑生」,還不時流露出包括英語優勢的「文明驕傲」,那幾乎是同期台生的共同印象。香港回歸後,經濟指數和人均薪資持續增長;而台人赴港工作或就學,也成為某種能力或身分上的證明。余光中或許是一個著名的例外,他因為香港「大限」而主動返台。

20多年來,港人對台的自我優越感從未因台灣的選舉民主而稍減;有趣的是,某些台人卻自以選舉民主而驕視香港,一如驕視大陸那樣。其實港人的優越感,很大成分是一種後殖民現象,在這次反修例示威中就特別凸顯出來。由於同溫層的戀殖現象,使得港台青年抱團起來不覺違和。不過,每個社會文化的差異都有其歷史和現實的因素,但願來台港生不因《返校》的片面印象而發生誤解。

首先,台灣現在的困境不是靠「致自由」,而是靠「致民生」才能解套。台灣的民生困境,癥結在兩岸關係,而「反(送)中」不是辦法。再說,正如香港基本法反映的是一國兩制,台灣遵循的中華民國憲法反映的是一國兩區;全球沒有任何國家承認台獨,正如沒有任何國家承認港獨。港生來台求學,應該尊重這個體制,而不是來指點江山。

其次,正如《返校》無法說明1950年代反共撲殺的史實,反服貿運動和詐騙集團也無法代表台灣人的形象,台灣法院更不是由外國法官來主審。也就是說,雖然修訂《逃犯條例》在香港成為爭議,但台灣並不是避罪天堂,以民主或自由之名,不應成為豁免刑責的理由。

其三,港生不等於黑暴,但蒙面民主不是台灣的文化,台灣的街頭民主沒有蒙面傳統。港生既然羨慕台灣的民主,就應該尊重甚至學習台灣的民主文化。雖然,所謂「羨慕台灣的民主」,固是一種「反(送)中」的政治修辭,來台港生在心理上則不免「飛入尋常百姓家」的想像。但畢竟入鄉隨俗,港生不妨誠懇認識這島嶼上自蔣渭水到陳明忠等不避牢獄斧鉞的民主典型。

這波港生來台的局面,不是因為已經20多年的一國兩制,而是因為有人違法亂紀所致。但願台灣朝野勿見獵心喜,勿將港生避亂當成政治加菜,以免適得其反。(王睿/業餘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