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圖/黃耀徵攝)

NCC本周因共諜案再度站上風頭。如果韓國瑜市長指證屬實,NCC其實褻瀆了監管機關的職權。NCC不應插手非涉及內容或營運事項:電視台有否收受中資屬國安議題,應由檢調偵查,而非NCC以行政約談方式,製造恫嚇效果。

 事實上,NCC近來所為已造成電視台的日常運作困擾。自去年九合一選舉始,政治人物及其支持者對假新聞異常敏感,行政院也屢屢表明自己是假新聞受害者,故各家新聞台,不分藍綠,皆被民眾向NCC檢舉製播假新聞。面對堆積如山的檢舉函與政客們的虎視眈眈,NCC退縮或犯懶了,NCC不調查事由,卻以來函照轉方式,要求各家新聞台之倫理委員會開會討論,並做成決議回覆。這明顯地造成外聘倫理委員不合理的負擔及課責,本來一季開會一次的頻率,現已無法負荷暴增的案件。同時,倫理委員會本為自律機制的最後防線,警示業者有無違反新聞報導守則,現卻成為事後的言論審查或業者的背書機關,罔顧新聞從業人員之自主性與獨立性。

 況且,許多民眾的檢舉與新聞無關,而是談話性節目中的來賓言論。談話性節目即使在新聞台播出,卻非新聞,且來賓發言屬憲法保障的言論自由範圍,如來賓言論真有捏造或毀謗,應逕向本人求償,而非課責於電視台作事實查證。這樣形同電視台執行言論審查,違反言論自由。

 我很明白NCC來函照轉的苦衷,NCC怕引起藍綠白選民公憤,不敢自為新聞內容的判讀,故不能逕行回覆檢舉人。然轉函不僅苦了業者也增加NCC第一線同仁的負擔,不斷地公文往返,流於作文比賽。就非官方的數據顯示,去年被檢舉量最高的新聞台是三立,其次才是中天,足證假新聞之亂非屬特定陣營,而是台灣政黨鬥爭下的歷史共業。

 正本清源之道,NCC還是必須負起道義責任,建立一套檢舉回覆機制,有效降低NCC與業者雙方的行政負擔。首先,NCC應第一手過濾檢舉事由,若非屬新聞製播內容,如談話性節目,則無涉事實查證,無須交由各家新聞台的倫理委員會審理。若來賓談話內容無妨害公共秩序或善良風俗,則新聞台可選擇是否向檢舉人說明。

 其次,NCC應在官網開闢專區,列出每筆檢舉事由,並允許電視台線上回覆,同時統計各家電視台被檢舉紀錄,並開放給民眾查閱,讓社會大眾一起判斷哪些檢舉是政治狂熱者無厘頭的騷擾,哪一些真的是違反新聞處理原則或假新聞。公開數據之後,閱聽人素養可慢慢建立起來,惡意檢舉將會受到審視而減少,檢舉機制才不會被濫用。

(作者為元智大學資訊管理學系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