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黨團總召曾銘宗(左)、立委王育敏(右)上午舉行記者會。(趙婉淳攝)

最近一些親綠的學者常會提到德國的威瑪憲法,它是如何讓希特勒逐步走上納粹獨裁之路,而他們所對照的例子,卻是認為因有香港反送中的前例,所以只要韓國瑜當選總統,台灣就有可能步上希特勒的後塵,也走上獨裁之路。

這是相當弔詭的一種推論,如果把韓國瑜想像成民進黨網軍一直在操弄的「草包」形象,他大概沒有這個能耐去改變台灣的民主制度。反倒是蔡英文政府這1年來為了選舉的目的,不斷的限縮人民的自由和政治權力,如果再讓她連任4年,台灣才最有可能變成獨裁的制度。

    

民進黨為主的民主

今年6月通過的《公投法》修正案,禁止選舉時一併舉行公投,而且強制規定,公投只能兩年一次,還把「公投日」硬性規定在8月的第4個星期6。這一修法把民進黨人過去爭取許久的開放性公投,重新關進鳥籠,蔡英文一直自我感覺良好的台灣民主,已經成為以「民」進黨為「主」的「民主」了。

而已經修正通過的「國安五法」,更把人民的政治權力與自由也以予剝奪,不僅限制人民到大陸交流的範圍,連曾經遭遇白色恐怖的政治犯們與家屬,也齊聚抗議蔡政府重返戒嚴,要求廢除「國安五法」,他們甚至痛批:「老一輩當年受了國民黨的戕害今天好不容易得以倖存,這樣一路走過來,結果在有生之年,民進黨政府又要重新實施戒嚴,這是何等諷刺的事。」民進黨的倒行逆施由此可見。

現在更荒謬的是民進黨又藉由一個「烏龍共諜」,把原先可能無法通過的「中共代理人」相關修法改成強推《反滲透法》,揚言在11月29日逕付二讀。其中草案採「限制行為」,將處罰敵對勢力針對台灣的選舉、公投、遊說、妨害集會遊行等行為,而不採開放代理人「登記」制度。

另外,草案還明定任何人不得接受滲透來源之指示、委託或資助,進行捐贈政治獻金及影響選舉罷免、公民投票之行為,違者處5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新台幣500萬元以下罰金。

而在《反滲透法》草案中新增條文第10條的「自首、自白條款」,明定犯反滲透法之罪自首或自白者,得減輕或免除其刑;自首並因而防止國家安全或利益受到重大危害情事者,免除其刑。這很明顯的是受到烏龍共諜的影響。

雖然大陸已經說明王立強是詐欺犯,並非什麼大陸特工,但是蔡英文卻還是有意誤導說:「共諜案不要以中國的說法下評斷」,這種為了自己選舉利益,而不求真偽的模糊說法,才是最有可能走向獨裁之路的總統。

而更讓人憂心的是詐欺犯王立強在接受澳洲媒體訪問時,他點名的香港上市公司「中國創新投資」的行政總裁向心為中共高層所用,以致他在台灣準備出境時,竟然被情治單位留置,台北地檢署檢察官複訊後,認為向心和他的妻子龔青涉犯《國安法》仍有事證待查證,而把兩人限制出境、出海。這種作法未來如果有人挾怨報復,就指某人是共諜,在反滲透法下每一個人都可能被逮捕,這是否又要製造新的白色恐怖?

製造新的白色恐怖

從過去3年多來蔡政府通過諸多的剝奪人民財產、限制人民自由,現在又藉由烏龍共諜案,快速推出讓民進黨可以更獨裁的《反滲透法》,誰還能相信民進黨是最能守護台灣民主的政府?(作者為台灣國際戰略學會理事長、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