憲兵指揮部為強化國軍官兵保防意識,製作單元劇《佈憲》並在28日播放,但憲兵日前發布劇照,被質疑極似國民黨總統參選人韓國瑜。對此,憲指部政戰主任余熙明(左)表示歉意,他指出,這部影片經過嚴謹的審驗,官兵選角、劇本審查內容都經過相關規範。至於劇照海報部分,的確欠缺嚴謹性,他在此深刻表達歉意,未來劇照海報會更加嚴謹審查,右則為政戰局長簡士偉。(張鎧乙攝)
軍保防劇「藍衫禿頭」共諜遭壓制 挨轟影射韓國瑜 (影片來源為Youtube,如遭刪除請見諒)

民主政治的精神,在於三權分立、相互制衡來避免腐化;民主的達成,在於依賴公平選舉選出符合眾望的人選和政黨,帶領社會走向進步未來。但台灣的民主一路跌跌撞撞,卻沒有隨時間發展而進步,反而在民進黨不知自我節制,以為掌握國家機器就可以濫用權威和國家資源遂行政黨利益之下,快速變質惡化。

 一種新型的精神疾病稱為「選擇性緘默症」,好發於幼童和少年,患者有正常說話能力,但在特定情境下就無法正常說話;儘管其他行為和學習能力都屬正常,但面對陌生環境感到焦慮或危險時,就出現保持緘默的強迫行為。從生物演化來看,動物因獵食者逼近,感到身體或生命受威脅,為避免獵食者注意而退縮保持緘默,是合理反應。但若經常處於這種狀態、惡化成長期症狀,就會演變成「選擇性緘默症」,難以有效治療,今年選戰正把台灣帶向集體染患的危機。

 《公務人員行政中立法》第5條明文規定,「公務人員不得利用職務上之權力機會或方法…;亦不得要求他人參加或不參加政黨或其他政治團體有關之選舉活動」。如此清清楚楚的規範,執政的民進黨卻視若無睹,在本次大選中史無前例地動用所有國家機器,挾其掌握公部門各種補助資源,明目張膽地要求各種公營事業和職業團體參與支持該黨候選人的競選活動,甚至要求必須攜帶家人、請假者要有人遞補,做到了天怒人怨的動員地步。

 更誇張的是,利用各種資源和換照權威來掌握媒體輿論的程度,已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誇張到直接由總統府和行政院高層聯絡施壓,只准褒揚民進黨候選人,不准宣揚競爭對手,讓媒體因心生畏懼再加上經營環境惡劣而順服遵從。這導致除極少數例外,媒體呈現的輿論是一面倒地讚頌執政黨、嚴厲檢視批判在野黨,完全背離了民主政治的常軌。

 最近,澳洲媒體報導了一個向澳洲政府尋求政治庇護的「共諜案」,在美、澳「疑中」社會氛圍下,引起國際媒體跟進報導,因疑點極多而被高度懷疑是國際間為圍堵北京而「製作」出來的。《紐約時報》這類嚴謹的媒體報導時,也非常謹慎標明引述來源,不為內容真假背書。

 但民進黨興奮莫名,充分利用它來攻訐競爭對手,綠營媒體更趁機編造故事,製造處處是「匪諜」的緊張氣氛,來「抹紅」、「抹黑」競爭對手和立場不同的媒體。檢調單位在沒有具體證據下留滯被該「共諜」指認的「共諜」,經過多輪審訊,目前並未發現任何間諜罪證,小眾媒體卻捕風捉影寫出太多讀來精彩絕倫的間諜故事。

 更離譜的是,軍方憲兵指揮部日前製作的「反共諜」宣傳片立刻巧妙出現,並找到和競爭對手長相極相似的被制伏「匪諜」,來影射競爭對手為匪諜。另有人在網路社群未經查證貼文,居然就被警局帶回偵訊長達2小時,並要以「違反選罷法」偵查起訴。軍警連極可能馬上就當選國家元首的在野黨候選人,都敢以霸凌式的圖照加以影射汙衊;小小的誤貼圖文,竟也煞費周章違反比例原則地加以偵辦,原因很簡單,就是要藉由選民心生畏懼而達成噤聲的寒蟬效應。

 執政的民進黨正企圖把台灣塑造成一個集體染患政治「選擇性緘默症」的社會,在總統大選時霸凌其競爭對手,再以各種威嚇手段,讓對手的支持者集體噤聲,不敢表態支持在野黨。要知道「選擇性緘默症」是非常嚴重的政治病態,是政治癌症,一旦確診,台灣的民主制度將沉淪為表象或假象,永遠無法達到真民主。有良知的台灣人民,絕不會染患選擇性緘默症,而會勇於站出來發聲,全力下架辜負黨外民主前輩的政治利益集團,確保台灣民主和自由。

民進黨恣意妄為,台灣民主已屆危急存亡之秋,若全民繼續坐視這種反民主的行徑猖獗惡化,「選擇性緘默症」將成為台灣民主之癌,讓台灣距離真正的民主不僅遙遙無期,更將導致惡性循環而走向死亡。全民都該譴責民進黨製造病因;唯有依賴台灣人民的良知加以抗拒,堅持做對的事,讓邪惡在陽光下退卻,才能夠自救救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