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生朋友有些已是自媒體的簽約作家。(作者提供)

各自經歷一個多小時的路途後我們在陌生的金門相遇。那天,陽光輕輕的撒落在身上,海水的味道烙印在腦中,強風吹的頭髮不安分的亂舞著,我們初次相見,在碼頭附近留下第一張合照。

當時的我們不過相識五分鐘,卻沒有初次見面的尷尬,組員小溫有聲有色的說著要送台生的水果如何被海關攔下,又是如何氣憤的吃了幾顆,而其他的只好作罷丟棄。當下就能感受到陸生天生自來熟的魅力,短短的日常對話你一言我一句,竟默默地拉近彼此的距離。

擦出新奇的火花

雖然我們三十個人來自不同的環境,學習不同的專業,有著不同的口音,但是彼此之間的差異並沒有影響交流,反而擦出許多新奇的火花。我們喜歡聽彼此的口音,交換各地的流行用語,偶爾說說兩岸天差地別的電影名稱翻譯;偶爾談談陸生們怎麼翻牆使用社群軟體;偶爾聊聊台灣的手搖杯排名。

在陸生朋友們身上我看到了許多讓我羨慕與值得學習的特質。首先,他們個性大方不扭捏,從一開始的自我介紹就表現得落落大方,在七天的行程中更深刻的感受到他們的直白不做作。說話常常直來直往不拐彎抹角,想讚美就讚美,覺得對方的意見與自己不同就會提出自己的想法相互交流,有不懂的地方就會向人請教。

我的室友小南是個對新奇事物感到好奇的女孩,常會問我為什麼這個地方會有這樣的特色?這個東西的名字叫什麼?等好多問題,許多時候我雖然能給出答案,卻可能只是個大概,若他還是有疑問就會再找下一個人把問題弄清楚。

說話直來直往

有時候陸生們在聊天時比較直接,我在一旁都害怕他們吵起來,畢竟只有相處幾天可能不清楚對方的脾氣,因此誤觸對方的底線,不過到最後便明白是自己多慮了,陸生們似乎都習慣了這樣的直來直往,並不會與對方置氣,也不會把玩笑話放在心上。

其次,在整趟旅程中我最佩服的是他們的思考與觀察能力。小南是個四川女孩,曾經與媽媽來過台灣旅行兩次,有時跟我說著他去過的縣市地方的景色,常常我會覺得他比我還要認識台灣,還要了解台灣的文化特色。

在小南的身上我看到了自己所缺乏的,常常我到一個地方時只是走馬觀花,拍拍照看看當地的介紹便自以為認識這個地方了,但是她不一樣。小南會細細的觀察這個地方的特色,靜靜地體會當時的氣氛感受當地的文化,最重要的是她會有自己的想法與感受,能夠以親身的體悟告訴他人、介紹她曾經遊歷過的景色。

另外,當小組在討論社區營造計畫案時,小溫啪啪啪三兩下就把整體的架構勾勒出來,小南與律杉在短時間內就能有條理的闡述自己的看法,並說明在行程中看到的問題與可能的改進方法,我們同組的另外三個台生在一旁都看傻了眼,雖然同為大學生年紀相仿,但是陸生們所思考的深度與廣度總讓我深感佩服。歸根究底其原因可能是我見識的太少、思考的太表面,只學習了知識的皮毛,並沒有內化成為自己腦中的養分。

學生時期開始寫作

最後,我喜歡陸生們的態度。幅員廣大的大陸人才濟濟,人們若不努力爭取資源與機會很有可能因此被埋沒。在近年大陸的自媒體發展迅速,像是微信上的公眾號就屬其中一種。之前我也會關注公眾號上的文章,總以為那些文章是由專門的作者書寫,又或是研究生所寫的專題研究文章,從來沒想過大學生也有可能是其中的創作者。

組員律杉是個大公眾號的作者之一,一篇文章幾乎都有十萬人以上的閱覽次數,在偶然的機會下得知原來在他平凡的大學生身分之下還身兼一位作家,憑藉著對人文地理的興趣在自媒體、讀物上投稿,一步一步地努力爭取,如今是一些自媒體的簽約作家。

小溫也是位作家甚至是位小說家,曾投稿過許多刊物並在網路上書寫連載小說,雖然如今還未達到他心目中的理想目標,但薪資條件已經超越基本服務業的水準了。

在這次的旅程中我看到陸生的態度是積極爭取,他們知道如何追求自己的目標理想,或許也有過迷茫與力不從心,但他們會充實自己、創造條件,而不是一再的怨天尤人。

兩岸都在變化

許多事情在未親自體驗、親自接觸時只能憑藉著過來人的經驗分享推測事情的優劣好壞,但是隨著時間流逝世界變化莫測,科技會進步,社會亦會演進,兩岸在過去的時間裡都有所成長,過去許多對兩岸的評價如今已不再貼切。

參加兩岸交流營隊就像是個最直接最快速大略認識彼此的方式,雖然參加了第二次,但是相較於上一期我覺得我看到了更多不同面向的大陸,也對陸生們有了更多的認識。

離別的時候我們沒有過多的淚水,或許是不知道該怎麼面對這樣分離的場合;或許是還來不及反應時間的流逝過於快速,轉眼間就要面臨分別;又或許是相信這只不過是短暫的分開,我們將再次相聚再次遊歷再次創造回憶。

不知道未來的人生會如何演出,但我很開心能在接近學生時期尾聲時遇見營隊的每一個人,從他們身上看到許多自己有待加強的地方,也從他們身上獲得能量,雖然相處時間不過短短幾日,但是點點滴滴回憶將成為我心中珍貴的寶藏。(本文為社區營造之旅──第十期兩岸大學生文化體驗營心得文章)(張洛妃/東吳大學學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