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31日,武漢旅客蔡先生一家三口在重慶渝北區一家集中住宿酒店內進行醫學觀察,定時測量體溫配送三餐。(中新社)

肺炎疫情蔓延,造成社會恐慌,也導致國族主義的彌漫,仇中意識再次漂浮台灣天空。

然而,區別心、歧視他者,對誰都沒好處。最近有位大陸男子,在義大利街頭蒙上眼,旁邊放一塊牌子寫著「我不是病毒,我是人類,不要歧視我」,引起很多人反思,畢竟這場戰疫,是全人類的要共同面對的難關,對特定族群的排擠、歧視,都是不必要的。

社會學中有個專有名詞:「我群」與「他群」,面對他群團體的恐懼或敵對,會催生並強化我群團體的形成。白話來說,就是會以「我們」和「他們」來作區隔,並在潛意識上要排擠或排除異己。

在這次疫情防控中,這樣的我群他群意識,就衍生出:全湖北怕武漢人,全大陸人怕湖北人,台港澳和其他華人怕大陸人,亞洲人則怕大陸和台港澳人,到了歐洲,變成歐洲人怕所有的華裔,甚至連日本、南韓都被牽連。

最近義大利某個音樂學院,就要求東亞學生暫時別來上課,引起爭議。新加坡總理李顯龍近日在一場演講也提到,有新加坡華人旅行團到澳洲觀光景點被拒絕進入,因為認為他們是中國人,可能傳播疫情,他直言這非常愚昧。

最近的包機爭議,台灣用仇視大陸的心態,助長這種排除異己情緒,對自己其實並沒有好處,像義大利取消飛往中國航班,台灣也一併受牽連。當前應該是共同努力防疫,多從人道考量,煽動仇恨意識或是各種陰謀論,都是不必要的。

這是一場全球性的公共衛生突發事件,不是國際關係的政治問題,也不是國籍或種族問題,而是全人類要共同面對的難題。

放下排他群體意識,一同防疫,在難關度過後,摘下口罩,才能換來更多擁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