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29日下午,香港股市受武漢肺炎疫情因素影響,指數下跌重挫。(中新社)

 2020年伊始,源自中國湖北武漢的新型冠狀病毒,猶如一支碩大的黑天鷹,無預警地在極短時間內撲蓋了整個中國,並以極快的速度向全球各地鋪開,快到讓所有人措手不及,嚴重到讓所有國家驚慌失措。

 雖然仍在發展之中,但以目前情勢觀察,幾乎已可確定,新型冠狀病毒對中國、對全球經濟的衝擊將超過二戰以來,從1970年代的石油危機、1990年代的亞洲經融風暴、2003年的SARS疫病到2008年的世紀金融海嘯在內,任何一次危機所產生的破壞力,除非疫情能在極短時間內受到主要控制。主要原因有三:

 一、與1997年的亞洲金融風暴及2008年的世紀金融海嘯都是需求面大泡沫的破滅不同,新型冠狀病毒對產業與經濟造成的災難是供給面的大破壞。需求面泡沫的破滅只是原本虛假繁榮表象的戳破,讓整個經濟原本的「虛需求」,在戳破之後,立即被打回原形,回歸到原本其實遠低於虛需求的實際水平需求。由於衝擊大,來得迅雷不及掩耳,因此所有原本的經濟關係與經濟行為都不得不進行吃力而痛苦的調整。泡沫越大,調整的時間越長,調整的代價也愈大。但必須看到一點,原本供給面的結構與基礎其實都在,而未受到根本而實質的破壞。整個經濟在完成了調整的過程之後,或在調整過程中出現了巨大的技術突破與創新,產生了新需求,就能迅速恢復活力。

 這一次新型冠狀病毒的效應完全不同,它會造成整個供給面供給結構及供應鏈的全面破壞。在高度驚慌之下,各國政府針對中國與各國的交通運輸採取了幾乎是毫無彈性的阻絕手段,這樣的政策,只要維持不是太長的時間,就會對所有的企業,不管是製造業還是服務業產生窒息的效應。顧客不來了,資金鏈斷了、零件配料斷供了、成品也賣不出去了,其嚴重性可想而知。

 二、與2003年的SARS不同,當時中國的經濟規模遠遠沒有現在龐大,看幾個數據就知道:2003年中國的GDP只相當於美國GDP的14%,17年後的今天,中國GDP已相當於美國GDP的7成左右;2003年中國GDP在全球的排名是第五,17年後的今天,中國GDP在全球的排名是第二;換一個角度看,當前全球經濟增長的動力有30%是來自中國,中國經濟增長動力如果減弱甚至熄火,全球經濟都沒好日子過。

 如果也從供需兩面來看,中國現在既是全球最大工廠,又是全國最大市場,還是全過超過100多個國家的貿易夥伴,美國川普政府現在想要跟中國「脫鉤」,這倒是一次絕佳的測試機會,脫脫看,就知道什麼感覺了。

 三、全球經濟自上世紀二戰結束以來,除了偶有風暴與危機外,基本享有了一個相當長期的繁榮,主要原因是拜「全球化」之賜,其中尤以美國是全球化的最大受益者。沒想到進入21世紀之後,由於各種原因,全球化不再,反而出現了逆全球化。更沒想到,就在「逆全球化」大趨下,如今因為新型冠狀病毒而出現「區塊化」現象,國家與國家之間因供給結構的大破壞而成了一個一個區塊。更有甚者,中國目前的趨勢其主還有更進一步的「細塊化」的現象,省與省、市與市之間,不知將伊於胡底。但願黑天鵝來得快,走得也快。

(作者為香港鳳凰衛視資深評論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