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4日,台灣友邦史瓦帝尼代表在會議上公開挺台,公開希望台灣加入國際防疫作戰,卻遭到WHO會議日籍主席 Dr Hiroki Nakatani 直接打斷。(取自WHO推特)

「世界衛生組織」(WHO)執委會會議,美、日、歐盟成員及我邦交國輪番上陣為台灣發聲,呼籲應將台灣納入WHO,以免全球疫情防衛體系出現缺口。中國大陸代表辯稱,海峽兩岸針對武漢肺炎疫情已進行數十次相互通報,台灣專家也到訪武漢對疫情第一手了解,大陸國台辦與我陸委會相互指控對方「政治操作」。

武漢肺炎是世界級疫情威脅,攸關人命與人類健康,基於「以人為本」國家奉為圭臬的人道主義,防疫絕對不應該泛政治化。然而,在國際政治現實之下,公衛的專業與人道主義卻往往被拋諸腦後,何以致之?當然就是因為雙方各持己見,不願先讓步。

從公共衛生專業與人道關懷角度來看,大陸應讓台灣有更多參與WHO或WHA的管道,讓台灣更迅速、順暢獲得更多全球公衛資訊。但兩岸若不能各讓一步,透過適當溝通管道解決政治歧見,在國際政治現實之下,蔡英文政府恐怕終究無法敲開WHO大門。

以武漢肺炎議題而論,特別是牽涉到台灣是否應納入WHO的爭議時,兩岸如果連溝通管道都無法建立,又怎能期待雙方坐上談判桌解決爭端?爭議自然淪為國際各方的角力。

陸委會動作很大,一方面呼籲全球各國支持台灣參加WHO,一方面利用撤回在陸台胞的機會,與對岸隔空交火,因而引發更尖銳的爭端。大陸先批評台灣在包機撤回台胞問題上「政治算計」,又抨擊台灣發動挺台參加WHO是「以疫謀獨」,話說得極為難聽。

國際政治其實更現實,美、日、歐盟批評北京把持祕書處,認為世衛組織不該拒絕台灣,確有「路見不平」之心,但還是經過政治算計,大陸抨擊台灣在撤回台胞議題上糾纏不清、在WHO問題上「以疫謀獨」,更是政治化的行為。台灣在抨擊對岸政治化的同時,也必須承認自己同樣做了許多政治化的操作,甚至深綠發動醫界自保、拒絕無限制接受大陸台胞,不也是「政治操作」嗎?

由此觀之,公衛議題固然不應泛政治化,卻不得不承認政治化或政治力介入,是所有國家與政治人物都必須面對的現實。台灣能否藉這次武漢肺炎議題趁勢參加WHO,除了從公衛與人道關懷的角度來切入之外,也必須根據政治現實做出調整。

首先,中國大陸掌握了WHO祕書處,而且對台灣參與國際組織採取的是「可放可收」的政策。易言之,台灣在馬英九主政期間,能以「中華台北」名稱及觀察員身分參加「世界衛生大會」,而大陸在台灣政黨輪替後即不再邀請台灣與會,就是「可放可收」的實際政策操作。其區別在,馬政府接受且同意「九二共識,一中各表」,而蔡英文政府拒絕「九二共識」。

在大陸「可放可收」政策下,連兩岸關係處理的還不錯的馬政府都只能個案參加WHA,而無法加入WHO。民進黨發動全球友台國家支持台灣攻頂,以參加WHO為目標,在大陸看來不僅好高騖遠,更是挑戰美、日、歐盟在與中國大陸建交時所接受的「一個中國」原則。這也難怪北京這次面對台灣的挑戰如臨大敵,顯得防獨比防疫還重要。

蔡政府應尊重國際政治現實,首先要瞭解的是大陸對台灣參加國際組織的「可放可收」政策,從而調整政策的優先順序,如果不顧一切強推參加WHO,成功機會微乎其微,反而深化紅、綠雙方的對抗心態。

蔡政府應先考慮和大陸在未來4年甚至更長時期,究竟要維持怎麼樣的關係。擺在民進黨政府面前的有2條道路:一、進一步聯美拉日,推動「反中」與「抗中」政策,實踐「假維持現狀之名,行漸進台獨之實」,兩岸關係將更壞;二、開闢溝通管道與大陸接觸,找出大陸可以接受的兩岸關係新論述,務實地與大陸改善關係。

第2條道路,也就是「設立獲得政府授權的溝通管道與大陸諮商,提出大陸可以接受的兩岸關係新論述」,不僅有助於台灣參加WHA,甚至希望能夠加入WHO,讓台灣盡快取得全球防疫體系資訊,並讓兩岸關係回到和平發展的康莊大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