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日內瓦世界衛生組織總部。(新華社記者劉曲攝)

這波新冠肺炎的全球大流行,對世界帶來許多啟示。即便邁入醫學昌明的21世紀,面對歷史上熟悉與反覆出現的宿敵,人類顯得何其渺小,我們必須隨時保持謙卑與警覺。

尤其近1個半月來,全球再度見證世界衛生組織(WHO)並非萬能,主權國家才是貨真價實掌握資源與發號施令的行為者,但此時此刻奢言WHO的結構性改革,如同緣木求魚,必須等疫情告一段落後,才有餘裕檢討。

至於新冠肺炎對於全球經濟的衝擊程度,取決於疫情延續時間長短,對個別政府來說,國際機制不可恃,外援杯水車薪,面對迫在眉睫的危機,無論是祭出邊境管制、實施封城鎖國,或宣布緊急狀態、進行內部調控等林林總總的權宜措施,可發現大家的應變之道雷同,四處瀰漫以鄰為壑的氛圍,「如果能處理好自身的問題,就是對全球防疫的最大貢獻」,話雖如此,但歷經此劫,各國最刻骨銘心的體會在於,必須服膺「自掃門前雪」的硬道理,對於自立自強更堅信不移。

就各國內部的政治社會互動而言,值此非常時期,任何保全大局、要求犧牲小我的思維與作法,都可輕易獲得民意背書,賦予高度正當性,不容輕易挑剔與質疑。台灣更是如此,民眾期待防疫滴水不漏,希望政令劍及履及,賜予行政團隊尚方寶劍,無論輿論或國會,無人敢攖其鋒,監督與制衡淪為次要考量。但愈是在此情況下,政府對於手中幾乎不受節制的權柄必須更為謹慎自持,尤其要禁絕政治操作。

到目前為止,台灣防疫表現成績屬全球前段班,縱有缺失,瑕不掩瑜,但最令人扼腕之處,莫過於兩岸錯失良性互動的契機。從蔡政府在武漢疫情爆發之初的冷酷回應、北京當局對台灣參與WHO的強硬發言,再到湖北台胞返國的一波三折,兩岸間不見一絲理解與善意,只剩勾心鬥角與交相指責,不僅對岸民意對於台灣抱持的敵意更深,台灣民眾看待對岸體制與兩岸互動,態度也更趨負面與消極。可預見在短期內,兩岸關係中的威脅想像,恐將遮蔽兩岸關係改善所能帶來的機遇。但無論疫情多嚴峻,總會有平息的一天,兩岸關係卻不可能自動校正與回穩,認定船過水無痕是一廂情願,如何面對兩岸關係仍是蔡英文第2任期中,最棘手卻無法迴避的課題。

最後,病毒無國界,這波疫情影響最深遠的其實是人與人之間的互信,大難來臨時,在未知與恐懼的雙重驅使下,人性遭遇嚴峻考驗,排外與非我族類的心態在各地蔓延。同理心難尋,奢言情操與大愛。大陸各省歧視湖北與武漢,台灣人對一心返台的國人貼標籤,歐美國家出現零星的排華風潮,都是赤裸裸的寫照。

(作者為淡江大學國際事務與戰略研究所副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