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北市政府14日在新店央北青年社宅舉辦全台首次針對新冠肺炎的大規模演習,實際模擬四大階段的防疫應變策略,總計17項演練,在演練大規模社區感染到3000人狀況時,出動大批化學兵和消毒人員進行大範圍環境消毒作業。(趙雙傑攝)

新冠肺炎進入大流行,考驗各國的防疫作為。英國以提升全國的「群體免疫力」以控制疫情,被稱為佛系防疫;而疫情擴張快速的義大利,海嘯般的病患讓醫療體系崩潰,不得不採「戰時分診」的原則,優先救治存活率高的人。台灣近日境外移入的確診案例大增,防疫將面對第2波的威脅。

中央疫情指揮中心日前宣布,新增167家社區採檢院所以及50家重度收治醫院,可在社區分流就醫與轉診,以因應早晚會來的社區感染與社區防疫。這項做法是效法新加坡「公共衛生防範診所」(PHPC)模式,該模式被美國哈佛大學公共衛生學院稱為「接近完美的黃金水平」,但在台灣實施會不會橘逾淮而為枳?

同樣經歷2003年SARS慘痛經驗,且同為小面積島國,新加坡此次對抗新冠疫情,是將基層診所大幅納入傳染病防治網以擴大部署。這900多家的PHPC,在傳染病發生時或遇到緊急公共衛生狀況時,政府一聲令下就可全體動員,迅速有效地應對突發狀況,步調一致,按照統一的標準診斷、治療、上報、轉診、隔離,減少有確診患者成了漏網之魚,降低發生院內感染,也避免民眾一窩蜂往大醫院擠,使醫療系統崩塌。

然而星國讓馬兒好,也讓馬兒有草吃。PHPC診所具備一定的檢測能力,當傳染病發生時,PHPC診所可獲得政府免費發放3個月的個人防護物質、6周預防病毒藥物;優先從國家儲備獲得藥品、疫苗,診治有急性上呼吸道症狀的患者,無論最後是否確診也都有診療費和藥費的補貼。患者前往這些診所就醫,在診療費和藥費上也有優惠措施。加上新加坡政府迅速反應、因地制宜的科學防疫、訊息透明詳盡以及完備的體制,都讓許多專家推崇及借鏡。

依此模式,民眾若沒有經過「轉診」就直接到重度收治醫院要求篩檢、評估,是會被醫院「退貨」的。不過依台灣民眾過往的就醫習慣,此種做法恐怕對醫病關係會雪上加霜,所以新加坡模式是否真能完全適用台灣,仍有待觀察。

就像最近醫界反映有藥物缺補困擾,因為大陸的生產供應鏈受衝擊,有些藥品不是價格變貴了,就是買不到藥。但衛福部食藥署日前卻強硬回應「藥…有替代品…不缺,若查獲不實訊息,以其所謂『散播謠言』可處最高300萬元罰金。」這種回應方式很難令醫界接受,因為並非有替代藥就叫不缺藥,主管機關應去釐清問題、解決問題,而不是坐視基層醫療院所在邁入第2階段的戰疫中缺彈缺糧。

只有建立好全體醫護的心防與足夠配備之身防,才能「醫護穩」,而「醫護穩,不慌張,則民心安定」,這點我們似乎還未做到位。

(作者為醫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