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商社論

 本報17日頭版頭條,以《肺炎金融風暴》為標題總結目前全球面臨的嚴苛挑戰,快速蔓延的肺炎疫情,迫使各國政府採取無底線的隔離政策,商業停擺、學校停課、人員與貨物的流動遭遇二次世界大戰以來最嚴厲的限制。由於金融風暴還在加劇,甚至不排除出現重大的企業倒閉或是金融違約,各國政府的極端救市政策正在不斷加碼當中。

 為了防堵肺炎17日在立法院回答立委蘇震清質詢時,還說:「相關防疫措施完整、強度也夠,當然要繼續努力,不要鎖國也能兼顧防疫。」然而因為境外移入案例增加,陳時中不到24小時後就宣布「非本國籍人員一律限制入境。不分國籍,所有入境者一律居家檢疫14天,19日凌晨零時起實施。」

 「全面鎖國」即將成為全球從未發生的現象。台灣為了防疫而採取的鎖國措施,獲得國內各界的支持,新北市長侯友宜甚至建議蔡英文總統在必要時發布緊急命令。加拿大早於台灣,於3月16日由總理杜魯道親自宣布鎖國(Close our border),只准加拿大國民、美國、墨西哥居民進出,完成對於亞洲與歐洲的全面封鎖。澳洲也在3月18日宣布封鎖邊境,國界極為複雜的歐洲,也在3月17日召開27個會員國的領袖峰會,限制外籍人士在未來30天內進入歐盟境內。

 至於鎖國的力度,除了中國採取全面封城的模式之外,菲律賓是目前最極端的案例,總統杜特蒂在3月16日宣布強制社區隔離政策,更嚴厲的是菲國股票、債券、貨幣交易全面暫停,成為首個關閉金融市場的國家。菲律賓宣布停止交易的當天股市指數為5,097.9點,距離起跌點2月21日的收盤價7,635.62點,跌幅33.3%。

 全面鎖國對於經濟與金融市場帶來前所未見的衝擊,在總體經濟層面,這是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第一次面臨全球供給曲線向左橫移、需求曲線卻向下調整,全球總產出與價格同步下降的情況。用白話文來說,不論是中國的封城,或是澳洲的鎖國,都破壞了過去數十年全球所有國家全球化、降低國界、鼓勵人流的努力。而企業活動受限,引發營收下降、應收應付金流阻斷、財務調度無法預測、乃至企業盈餘暴跌造成股市重挫,更將過去十年積累的財富瞬間歸零。

 供給與需求同步下降的現象,大家都沒有經驗,也立刻陷入「不知如何預測」的窘境,由於金融市場的穩健運行,必須仰賴大量、多層次的預測模型之上,例如對於經濟增長的預測,進出口貿易、失業率的預測,進而向上發展至對整體產業增長的預測,以及個別公司營收盈餘的模型。如今各國政府連到底會有多少人口染病、多少重症都無法預估,鎖國的政策也是從公衛出發,經濟與金融部門毫無置喙餘地,因此不論國家或是金融機構,都面臨總體模型到個別公司財務預估全面失靈的困境,在整體趨勢向下的現狀下,自然造成股票與債券等資產不計價急殺的崩盤。

 目前幾乎沒有政府機構能夠提出GDP衝擊的可信預測,僅有高盛證券在周一將中國2020年第一季的經濟成長率,由原本的2.5%,大幅下修至-9%,全年增速則調降至3%。中國在2019年公告GDP年增率為6%,已經是29年來最低的數字,今年遭遇經濟封鎖,已經可以確認要繼續創下30年來、甚至是改革開放至今的最低經濟增長率,至於是否會出現高盛預測的大衰退,只要再幾個星期就可以看到答案了。

 面對無可避免的經濟衰退,美國的財政刺激政策則是金額最大、模式最創新的極端案例,之前民主黨初選期間,被視為旁門左道的現代貨幣理論(MMT)、包括已經退選的華裔參選人楊安澤所倡議的政見,聯邦政府發給美國每一位成人每月1,000美元的「自由津貼」(Freedom Dividend),如今都被川普與他的財政部長穆努欽拿來使用,兩人在3月17日宣布要在兩周之內,發給美國所有家庭1千美元的補貼,必要時,再隔兩周繼續加碼發送,兩次總共預計5,000億美元的現金補貼規模。除此之外,2008年金融海嘯時期所使用的救市工具「商業票據市場融資機制」 (CPFF),由聯準會為企業提供「無抵押品」的短期流動性,也在同一天登場。

 在找不到預測模型的恐慌下,各國政府的決策、特別是經濟與金融層面的決策,將不斷出現極端的模式,菲律賓全面關閉股票與外匯市場,美國直升機撒錢送給每一位公民1,000美元,只是一個開端,至於政府全面減免稅費、擴大規模的失業與停業補貼、大型國有企業收購周轉不靈的民間企業、外加無上限的央行量化寬鬆、直接進場購買股票,都將陸續出現。一如本報《肺炎金融危機》的報導,肺炎引發鎖國對金融市場的衝擊,恐怕將比2008年金融海嘯更為嚴重,後勢還無法預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