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政院政委龔明鑫邀集財政部長蘇建榮、金管會主委顧立雄、勞動部次長林明裕,13日召開行政院紓困振興方案「融資協助方案突破5000億元」記者會。(行政院提供)

在立法院剛通過「紓困2.0特別預算」之後,執政黨快馬加鞭審查第二期「前瞻基礎建設特別預算」,且將隨黨的意志毫無懸念通過,不禁令人為台灣儼然進入「一黨專政」,成為「類法西斯主義」而感到擔憂。

 其實依《預算法》,所謂「特別預算」有其嚴謹定義,是因國防緊急或戰爭、經濟重大變故、重大災變、不定期重大政事之需,故排除在政府累計負債統計中。依經濟學理,在經濟低迷時,認同使用預算赤字協助經濟脫離困境,是假設在經濟恢復景氣時,政府會產生預算盈餘來償還前期債務,維持長期的收支平衡。但是,我國特別預算已被濫用,將常規性的各種建設大量藏匿其中,讓特別預算債務狂飆,有如脫韁野馬,已成為政府的鴉片煙,將長期毒化國家經濟的健康。

 去年,距總統大選不遠的9月,政府釋放利多,宣稱2020年中央政府預算將是22年來首次平衡;但卻對一年上千億的前瞻基礎建設、購買美國F16戰機必須大量增加特別預算債務的狀況略而不宣。同時,為選舉祭出大量撒幣政策,如農民退休金制度、擴大農民購買農機補貼、擴大國民旅遊獎勵、發給夜市抵用券、廢除印花稅、單身租金補貼等等琳瑯滿目的措施,彷彿國家資源取之不盡、用之不竭。說穿了,就是因為有特別預算可將大量常規性計畫遮掩,再「盡情揮灑」各種計畫來討好選民。

 然而,在這種心態下的寬鬆預算編列,通常會產生非必要的「消費性」社會福利支出,因為「撒錢」措施容易執行且討好選民,但卻難以產生「生產性」的經濟效果,經濟難以發展讓政府稅收有效提升,故無力償還債務,只能債上加債、債留子孫而難以翻身。例如,立法院預算中心研究指出,4200億元的一期前瞻計畫,迄今執行率僅有28.3%,其中更有11項以交通為主的計畫至今執行率掛零。這種仗著掌控行政和立法權,恣意推動未妥善規畫的方案,但又缺乏執行力的結果,就會造成有預算、難執行的窘況;但在壓力下要加速執行又會產生「消化預算」的劣質行政,乃至於花大錢、欠巨債,經濟卻不成長或少成長的怪象。

 現在,就在「前案」執行率不到3成的情況下,政府又要求繼續增加舉債,一次到位要通過二期4200億元的「新案」,民眾會放心將這麼多錢交給政府,繼續揮灑自己未來必須繳稅償還的血汗錢嗎?答案可能是未必,但掌握絕對權力的執政黨恐怕會逆民意而行-上千億大餅在手,透過發包可獲得的政治效益何其巨大?然而,要小心地方選舉就在兩年之後,若民意反彈,「鐘擺效應」可能又會將執政黨打回陰曹地府。

 台灣當前的經濟環境絕對不容樂觀,除兩岸關係惡劣影響經濟以外,疫情過後的國際環境也不利台灣供應鏈的全球布局,亟需將更多公共資源投入提升經濟生產力的作為。已有專家提出建議,檢討二期前瞻建設,將非必要預算挪到紓困,筆者同意這種看法,但建議部分該用來償還特別預算債務,讓民眾感受政府有「減債」的誠意,否則民怨將會升高,也不利國家長遠發展,執政黨宜三思後行。

(作者為中國文化大學全球商務系兼任副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