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統蔡英文。(圖/本報資料照)

2000年5月,政黨輪替。深綠獨派的台聯黨曾倡議修憲,並揚言提案刪除《憲法增修條文》與《兩岸人民關係條例》中有關「國家統一」的文字。時任陸委會主委蔡英文曾向筆者透露,她曾勸阻獨派立委,攸關增修條文的相關修正案,茲事體大,貿然提案恐將激化台灣內部的統獨對立、社會分裂。

 李登輝當年主導修憲,制定增修條文,應是推進民主化進程,完成總統直選的重要憲改工程,李登輝在國統會通過《關於「一個中國」之涵義》,單方界定一中內涵,其用意並非真正在追求國家統一,而僅是為突破中共所設置一中前提的談判策略運用。

 扁政府8年最後並沒有動這4個字,但把李登輝的國統會廢了、國統綱領凍結了,一個中國涵義的決議文捨棄了,兩岸條例的規定也愈來愈緊縮。20年後,蔡英文即將開啟第二個任期,但她面臨的兩岸議題與美中台新變局,將是決策更為艱難的歷史時刻。

 在蔡英文發表520就職演說前夕,獨派再度倡議舉辦制憲或修憲公投、提案刪除兩岸條例中的「國家統一」,這些零星信號,雖然對構成實質意義的「法理台獨」仍有差距,但這些跡象已讓兩岸蒙上極度不安的詭譎氣氛。

 2011年2月,蔡英文在民進黨智庫成立時,曾強調處理兩岸議題必須要有國際戰略思考。全球新冠疫情爆發以來,中美戰略鬥爭加遽,經貿紛爭與軍事較量持續升級,美中台三邊關係複雜交錯,台灣如何因應國際戰略變局,避免捲入大國衝突的災難,520就是蔡英文的歷史抉擇。

 蔡英文曾說,台灣應以國際多邊體系做為與中國互動的架構,兩岸議題要考量全球與區域戰略的平衡。從國際現實來看,不僅難以實踐,甚至還會面臨更多施政困境。事實證明,如果兩岸政治關係無法改善,台灣只靠親美反中,國際處境依然艱困。

 當前美中台三方所呈現的複雜聯動關係,正是美國疫情傷亡慘重、川普尋求連任、中美關係質變、美台關係升溫、蔡英文連任就職、解放軍開展軍演等連串動態情勢疊加所形成的,尤其,川普藉由疫情甩鍋卸責、或猛打「台灣牌」貶抑中國,更吹響了全面抗中的集結號。

 面對中美關係迅速惡化、軍事較量升級、兩岸輿論激化對撞等動態變局,蔡英文當前的戰略思考是什麼?最佳的戰略抉擇是什麼?如果中美外交關係的主結構不變,一中原則的立場不調整,台美關係升級的最大空間何在?台灣只能冷靜思考,不能有不切實際的浪漫憧憬。

 台灣對中共對台軍演、文攻武嚇的反應都已相當麻痺。然而,在北京相繼面臨疫情危機與美國要求調查、究責、索賠等空前壓力下,美台關係如果出現結構性突破,或中美軍事磨擦出現新衝突,北京的底線與可能的應變行動是什麼?卻可能是最被台灣忽視或誤判的關鍵。

 廈門大學劉國深教授日前強調,未來4年兩岸不排除會出現「極限爆炸」危險,但也要從全面和戰略高度把握好兩岸關係的節奏和方向,從理性角度出發,面對日益危險的台海局勢,美中台都存在「避險」的動機和條件。

 蔡英文曾主張兩岸必須維持「和而不同,和而求同」關係,她在連任之夜還提出「和平、對等、民主、對話」8字箴言,並承諾「不挑釁、不冒進」。520演說的兩岸論述與戰略判斷,就是決定台灣未來發展的歷史抉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