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統蔡英文。(資料照)

2020年蔡英文第二任的「就職演說」,在「兩岸和平穩定」章節裡,對於未來在處理兩岸事務上,堅定說出「會遵循憲法,還有兩岸人民關係條例作為處理的原則,目標是維持台海的和平穩定」。不過,蔡英文還是沒有說出「九二共識」這四個字。她還是重申她在今年1月11日勝選之後的談話內容裡,強調對兩岸的基本態度,仍是基於「和平、對等、民主、對話」這樣的基本原則。

如對照2016年蔡英文在第一任「就職演說」裡,也是沒有提到「九二共識」說法,但當時確已隱含有「九二共識」內涵,或許這次仍有精神延續。當時蔡英文說:「1992年兩岸兩會秉持相互諒解、求同存異的政治思維,進行溝通協商,達成若干的共同認知與諒解,我尊重這個歷史事實。」這段話的重點是蔡說出了「達成若干的共同認知與諒解」,已不像過去只單說「歷史事實」。不過對「歷史事實」,也只有「尊重」,而沒有說「接受」。

或許從另外角度來解讀,一方面真的需要體會兩岸之間的複雜性,讓蔡英文在這條路上走來,因要與各方勢力角力與妥協,確是備感艱辛。但是另方面也必須提醒她的是,當這麼多與「九二共識」相關的用語,她都已經提出,這包括「九二事實」、「1992年兩岸兩會秉持相互諒解、求同存異的政治思維,進行溝通協商,達成若干的共同認知與諒解」、以及「依據中華民國憲法、兩岸人民關係條例及其他相關法律,處理兩岸事務」等,但是她如還是刻意迴避「九二共識」這四個字,顯然她尚存在一道極深的心理鴻溝,未見肯勇敢的去跨越。

不過,下面有段解析,或許只是作者個人的揣測,也很難去定論是否反映蔡英文的內心想法。就是當她在演說中所提到的「憲法與法律」,裡面所規範兩岸之間的法律層面,不僅不應該再是「國與國的關係」,而且也只有「一個國家」在頂層,而且,那也應該不會演變成「兩個國家」的說法,其實這就是典型的「一中原則台灣版」。

當然,北京是否接受這樣的解讀,恐怕也不是作者能來推斷。從「九二共識」的演變過程來看,是可讓所有關心兩岸的中國人理解到這其中的曲折。早在1992年兩岸在香港會談時,到最後促成1993年的「辜汪會談」,我們必須承認,那個時候的確沒有「九二共識」這四個字,當時是以「一個中國原則」作為會談的政治基礎,只不過兩岸對「一中原則」是有不同解讀,當時台北堅持以口頭上來另行表達「一中」的意涵,但北京則認為「一中意涵」過於複雜,建議是不要再討論。於是這樣內涵有點模糊的「一中原則」,一直維持到2000年民進黨上台執政後,才由當時卸職下來的陸委會主委蘇起建議,由「九二共識」來替代。

理論上,「九二共識」在兩岸背負不同意涵的「一中原則」時,它是一種妥協的用詞,但後來也是兩岸得以持續相互來往的妥協過程。如果說,蔡英文這次還是重申可持續堅持「憲法與法律」的原則,來規範兩岸是「一個國家下的兩個地區」,加上她說:「台灣不挑釁、不冒進,確保台海和平穩定的現狀」的期待,作者是真誠向北京建議:可否考慮接受這個權宜的政治基礎,以便先來過渡目前兩岸不相往來的困境,畢竟「憲法與法律原則」,如同「九二共識」是項可妥協接受的用詞及過程,等到雙方都靜下心來後,再來思考今後可接受的政治基礎及模式?

至於蔡英文所提及:「絕對不會接受一國兩制,以及各種矮化台灣、破壞現狀的做法」,這種傷己傷人的意氣用語,不妨今後能有所避用,最好多一些對兩岸有正面作用的建議,在雙方接觸之後,再坦誠商討。

(作者為澳門理工學院名譽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