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

民進黨中常會通過徵召陳其邁投入高雄市長補選,這場罷韓加演場,還有不到兩個月就要投票,民進黨及陳其邁都展現了勢在必得的架式,國民黨卻四顧茫茫,多位高雄在地民代表態願投入,但江啟臣主席似乎另有想法,還在四處探詢可能人選,甚至透露不排除找政治素人一戰;民眾黨還沒人表態參選,國眾兩黨是否合作則是意見分歧。情勢發展至此,看似複雜卻也十分清楚。

 首先,罷韓剛以超過韓當選的超高票數通過,等於是高雄的最新民意給了韓國瑜和國民黨徹底的NO!距離補選投票不到兩個月,高雄又是藍基本盤弱勢的「綠區」,民進黨視高雄為外人不可染指的禁臠,鋪天蓋地而來的政經資源、媒體網軍與在地勢力很快就會從「罷韓國家隊」搖身一變為「補選國家隊」;試問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國民黨有何根據或策略能突破逆境、險中求勝?可預見的是,這一局必然是陳其邁當選,差別只在贏多贏少。

不要順著民進黨的牌打

 其次是,國民黨能否找到真正亮眼、能成為話題且激盪出議題的人選?目前顯然受限於現實而難以出現。但必須肯定的是,罷韓一過,包括朱立倫、江啟臣等領導人都立即表達了國民黨有難、他們不排除投入參選的擔當,雖因韓不提出罷免無效之訴,遷籍時間已來不及而作罷,但藍軍大咖們願共赴黨難,青壯代也紛紛表態承擔,一掃過去藍軍在港都無人敢出頭的怯戰形象,外界耳目一新。

 問題是,這也可能是出於一時對民進黨罷韓的激憤之氣,如果最後只有基層市議員倉促出戰,參與補選將只有形式意義,對個人或許有點練兵的味道,但如果輸到潰不成軍,對黨的形象與民意的信心絕對傷害更大。會輸卻敢戰、而且還不怕輸,這是從年初總統大選慘敗到罷韓重創後,國民黨難能可貴的一口氣,但作為領導者必須有更高的智慧與謀略,若在天時、地利及人選上都缺乏的情況下,與其最後落得個更差的結果,讓這口續命的真氣遭到無謂的摧殘,逆向思考不提名參與補選,反而更具彈性與生機。

 在韓粉激昂不已、國民黨一片非戰不可的呼聲下,不提名參選當然會承受極大的壓力,但正所謂「持其志、無暴其氣」,意志是意氣的主宰,國民黨要拚的是翻轉的意志與氣長,而非一時的意氣與宣洩。面對不對稱的戰爭不能只有勇氣,此際高雄補選的勝敗應該拉高層次來看,不是思考選不贏就不提名,或者因憂懼怯戰罵名而非戰不可,而是韜光養晦、整軍經武,先不提名、精準出擊才對。

 對民進黨來說,最好國民黨能推出對手,才能激發投票率與敵我意識,上演陳其邁復仇痛宰藍軍的延長版;但對國民黨而言,如何讓陳其邁贏得難看,凸顯民進黨包山包海、喚醒中間選民對其一黨獨大專政的警惕,才是真正的重點與價值,而不是順著對方的牌打,以自己的備受蹂躪來爭取尊嚴、換得同情。陳其邁補選得票數的低標74萬、中標89萬,高標則是94萬,如果國民黨不參賽,很可能他連低標都達不到,屆時國民黨的戰略目標即可達成。

務本圖強才有反攻機會

 陳其邁班師回朝後,菊系、海派與綠營各派系之間的爭權奪利,很快就會搬上檯面、復辟重現,只有經過比較,市民才會真正理性覺醒,而不必在一時一地的強爭惡鬥裡硬槓。更進一步看,國民黨即使屢被看衰,但目前擁有2都12縣市,仍具最大的地方政權實力,更有多位縣市首長施政頗獲肯定,不必妄自菲薄,盲動躁進,只需穩紮穩打、適時出擊,展現地方執政效能,2022年就是更上層樓的反攻契機。

 在高雄補選新聞增溫的同時,許多病態也在暗中滋生。「健保醫材上限新制」爭議,因為蔡總統臉書的一句「關切」,加上蘇揆的一句重話,立即就讓神一般的「順時中」跌下神壇;緊接著民調滿意度遠落後陳時中的沈榮津高升副閣揆,這些都說明了偶像再高的人氣,也抵不過老大的威權。當民進黨再度完全執政,權勢達於史上頂峰之際,如三立海派政媒不分的亂象、以置入性行銷收買籠絡媒體變本加厲、NCC以裁罰審照控制言論自由,民進黨有識之士即使羞愧不滿,現實壓力下卻隱忍噤聲。國民黨不須急、也不必急,讓陳其邁唱獨角戲,高雄人暫時冷靜,躁進只會自取其辱,韜光養晦、務本圖強,才有反攻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