黨產條例釋憲辯論,憲法法庭將直播。(資料照)

《黨產條例》釋憲案,大法官將於30日進行言詞辯論。國民黨、中投公司、婦聯會等先後要求某些大法官迴避的聲請很快被駁回,這說明了一件大家輕忽的事,就是民進黨在台灣的「實質一黨專政」態勢已經形成,所有違逆民進黨意識的所謂呼籲、聲請,都必將是狗吠火車。

國民黨等團體聲請某些大法官迴避的理由,明的是指這些大法官曾就《黨產條例》表示法律見解,或曾參與立法準備等等,但暗裡挑戰的是這些大法官的政治意識形態或傾向。明的理由,司法院大法官會議以理由不備,直接就駁回。至於暗的挑戰,這就與司法院無涉,因為它挑戰的是民進黨的一黨專政。

台灣在民進黨致力操控民情,國民黨又一直不爭氣的情況下,民進黨透過歷次的中央選舉,已經做到實質上的一黨專政。這幾年,民進黨透過他們完全執政所掌控的權力,可以說做到了保證他們可以永久執政的方方面面。

民進黨為了取得更有力的話語權,將公投的門檻大幅度降低,到達他們想辦什麼公投,就能辦公投的地步。他們還透過修法,也把公職人員罷免的門檻,降低到很容易就能罷免的低點。讓他們在大選中敗選的人可以透過罷免,復仇性地在補選中重取政權。

監察院是民進黨一向主張廢除的機關。但民進黨透過連續兩次的完全執政後,卻不再提廢除監察院的事。因為,民進黨長期完全執政的政府,已經可以將任期只有6年的監委,全部提名及任命自己人擔任,實質掌控了監督糾彈百官的大權,把監察院留著,當民進黨政府的橡皮圖章或「東廠」,好處多多。

司法院大法官也有同樣的問題。即便我們憲法增修條文規定,任期為8年的大法官提名及任命,採取4年交替一半的任期交錯制,以避免全數或多數大法官都由一個總統提名的弊病,但因為民進黨蔡英文政府連續兩次完全執政,讓大法官全部由蔡英文提名及任命成為可能。

大法官職司解釋憲法案件、統一解釋法律及命令案件、總統及副總統彈劾案件、政黨違憲解散案件,其職權之大,幾乎可以改變我們政府的體制、社會的傳統及認知。前幾年大法官對同婚的解釋,以及日前對通姦除罪化的釋憲,就是最明顯的例子。

由於大法官掌控的權力那麼的大,所有的政府當然都要設法去掌控或左右大法官的釋憲傾向。以高度民主的美國來說,他們的九人制大法官是終身制。只有大法官辭職或者去世,才會空出名額,由總統任命。幾乎任何一任美國總統都暗地裡期待,有大法官在他任內去世或辭職,讓他們可以提名一個或多個政治意識相同、重大爭議想法一致的大法官,去改變大法官的釋憲方向,往自己政黨的一方靠近。

由於我們的大法官有8年任期,蔡英文沒有那麼麻煩,她只要連續完全執政兩次,就能透過提名自己人當大法官,把大法官會議、憲法法庭,全部收為已有。這麼一來,國民黨、婦聯會聲請某些大法官迴避的動作,不是狗吠火車,又能是什麼?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