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31日健保署宣布,9月起將處理醫材收費明顯不合理的極端值。(資料照)

健保署公布自9月1日起,實施自付差額醫材極端值管理。其方式是將各醫療院所收費由低至高排序百分位,以人工水晶體為例,便是設定第60分位為極端值。但此等不論醫療技術、品質差異、院所議價能力的切割方式,對於醫療品質的維護與進步將有如行走鋼索,令人膽戰心驚!

健保署雖依法有權訂定自付差額上限,但現行作法恐悖於極端值管理的初衷。因為極端值一般是指某一觀察值與其他觀察值的數值呈現極大差異,但現在卻設定第60分位為極端值,豈不認為有將近半數的收費標準皆偏離常態,顯有違統計原理。再者,未來要多久檢討一次極端值?

主管單位對這次自費醫材差額是否會造成醫材品質下降、醫療專業變得廉價、劣幣驅逐良幣的質疑,都用「民眾權益」略過,但究竟新制對民眾權益是保障還是剝奪,其實值得商榷。

此次實施自付差額醫材極端值管理從政策擬定過程、公告與實施日期都很匆促,相關單位都以「已與相關醫學會討論」搪塞,沒有提出產業影響評估,將來不僅可能會造成廠商不願引進同功能分類但品質創新的醫材,限制了病患醫療選項之自由,另一方面亦會使醫師「巧婦難為無米之炊」。設立醫材價格天花板很可能將加速新醫療科技放棄台灣市場。

我國除了具高品質的醫療技術,更藉由新醫材的科技研發,將醫療產業推向世界。例如活體肝臟移植、人工生殖技術、心血管治療等,均因成功率、存活率高於歐美國家而擁有極高的競爭力,不但是台灣之光,亦是患者福音,醫界長久的努力得來不易,政府更應珍惜。

因此,建議政府在管理醫材差額自付的態度上,切勿醜化醫界、挑撥醫病關係,應以病患權益與醫療競爭力為核心考量,強化公共溝通,最好再召開公聽會凝聚各方意見,擬定更周全的方案,方為全民之福。

(作者為醫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