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金融業看似戰火紛飛、眼花繚亂,實際上沒有那麼複雜,各家所用招式普遍同質、單一,比的僅僅只是個頭,但在2014年之後這一格局可能會發生變化。

 在未來幾年,中國的銀行、證券、保險、信託等分業框架會變得越來越模糊,各類金融機構會走向混業和綜合化經營,各類金融業務會交叉和跨界,尤其互聯網金融的介入,傳統金融業可能會出現很多「創新」,但這是一把雙刃劍,用得好會加速資源的高效配置,使用不當就會「自宮」,搞不好還會帶來系統性風險。

 以中國銀行業為例,從熱衷於非銀金融子公司的牌照佈局,再到泛資管對銀行的開閘,銀行綜合化經營的步伐正在加速。

 自從2006年銀行綜合化經營試點放開之後,國有大型銀行和股份制銀行開始佈局非銀金融機構,全牌照經營形成了很多金融控股集團或銀行控股集團,比如光大集團、中信集團、平安集團等。

 銀行已經不再是單一的銀行,最值得關注的是銀行的業務正在呈現綜合化的趨勢,銀行理財業務的規模迅速崛起,包括銀信合作、銀證合作等規避監管的通道業務,都是銀行在自行推動「金融脫媒」(即金融非中介化),短期之內銀行肯定會獲得相應業務所帶來的超額收益,但活期儲蓄一旦大部分都轉成理財產品,這將對期限錯配不合理的銀行帶來巨大的挑戰。

 現在銀行手裏還有大量廉價的活期儲蓄可以任意折騰,但如果中國的理財市場發達之後,各類財富管理機構崛起之後,人們就不會再繼續忍受0.35%的活期儲蓄利率,現在已經有很多貨幣市場基金拋出活期儲蓄利率數十倍的廣告,而這才是剛剛開始,未來金融脫媒是大勢所趨。

 隨著中國金融管制的放鬆、金融混業化經營和利率市場化的推進,各種各樣的財富管理機構和各種期限結構的金融理財產品將會湧現,中國百兆存款將面臨著期限轉換和信用轉換,財富管理大幕將會正式拉開。

 但儲蓄轉移、金融脫媒是有先後順序的,比如活期存款會最先轉換為貨幣市場類和固定收益類的理財產品,隨著市場風險意識的培育,各類期限的存款會逐漸轉向相對高收益的中長期產品,一般銀行理財產品吸納和提供的都是短期資金,很難發行貨幣市場之外的產品。

 而公募基金、券商、信託等又可以提供中長期投資的產品,保險則可以提供更長期限的產品,理論上各類金融機構都有優勢可言,完全可以差異化競爭,但隨著金融混業化的發展,資金結構差異化配置將很有可能在同一家機構展開。

 這樣單一類的行業優勢就變得不再明顯,將會迫使銀行、保險、信託、基金等金融機構互相滲透、相互介入,金融業的競爭格局也將會從幾類金融機構之間的火拼演化至金融控股集團之間鬥爭。

 如果銀行控股集團能夠把握住中國財富管理的歷史機遇,短期之內肯定是贏家,如果從投資的角度來看,一些佈局資產管理業務的銀行控股集團值得關注,這些企業在未來幾年可能還會一如繼往地「最賺錢」,尤其在目前整體板塊低估值的情況下,未來可能會有超預期的表現。

 如果銀行沒有做好承接大規模資金管理的準備,金融脫媒必將出現資金分流,以阿里支付寶推出的餘額寶為例,截至2013年12月31日其客戶數已經達到4,303萬人,規模超過了1,853億元人民幣,餘額寶快速顛覆了傳統的貨幣式基金和財富管理模式。

 但這也未必意味著支付寶在未來能夠一統天下,畢竟中國百兆財富管理的革命才剛剛開始,財富管理比拼的是專業能力、風險控制和最終收益率。

 但目前中國的金融機構和金融服務能力仍有欠缺,這需要中國湧現更多有專業管理能力、有特點和有信託責任的財富管理機構,高品質的金融服務和較高的收益將決定未來的格局,這對香港的金融專才和金融機構無疑是一個巨大的機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