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進黨仍在「有夢最美」,有的人很會作文,不斷有感人詩篇;有的人很富哲理,常有發人深省之言。蘇貞昌就說,「海灘有一隻鳥在走,人不要去抓鳥,牠就不會飛,牠走牠的、你走你的,你欣賞牠、牠欣賞你,兩個都很好,你要去抓牠,牠就會飛走」。這就是他對「兩岸關係」所拋出的「海鷗理論」。但你不惹牠,牠也會向你拉屎,搶你手上食物。這要怎麼解釋鳥人關係。

 民進黨新版本的「台灣獨立宣言」─《2014對中政策檢討紀要》,再一次明確該黨「一邊一國」的立場,卻還是意識模糊。

 「台灣獨立」,如果是玩真的,應該是要把台灣從中華民國獨立出去,也就是推翻中華民國,建立一個新的台灣國。

 希望相隨,偏就還有一個該死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竟然主張「台灣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好像那另一個中國也沒改口,於是,台灣想要獨立建國,倒楣的民進黨就必須推翻兩個「母」國,累吧。

 民進黨對付中華民國有一條取巧的路子,不革命,不造反,不死人,就是奪取中華民國政權,然後再伺機「正名制憲」。

 民進黨大概從來不敢想像,以目前的國際局勢,如果沒有中華民國,台灣就真正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部分,跟香港、澳門一樣,「回歸」只是時間問題。

 至於中華人民共和國,在民進黨的幻想中,只是一個不相干的鄰國、外國。其實,對於蘇貞昌來說,根本沒有所謂「兩岸關係」,只有「中、台關係」,也就是一個中國、一個台灣的關係。

 《對中政策檢討紀要》通篇蓄意沒有提起暫時的國名,民進黨純粹是以台灣國的立場對中華人民共和國喊話。蘇貞昌甚至警告中國,「要一個親戚、鄰居,還是要一個仇恨中國的國家,要中國好好想一想」。

 天地一沙鷗,什麼人玩什麼鳥,可以浪漫,但海灘屬於哪一國,卻馬虎不得,要嚴肅對待,否則鳥人都無法和平共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