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識了蔣經國,在他身邊的人回憶,他每一次要準備一場經濟的演說,哪怕是在國民黨中常會裡頭,他已經這麼大權在握,但是他的重點要開中常會不是要鞏固他的黨主席的權力,他是要告訴大家,我們要怎麼樣建設這個國家,台灣才可以變成一個繁榮的地方,中華民國才會永久屹立不搖。不會因為美國人放棄我們,我們就倒了。

所以,他會不斷的看各種的跟經濟有關的資料,甚至失眠的狀況,這是他身邊的人一生的回憶。為了準備第二天開會的資料,他吃了一顆安眠藥,到了半夜12點起來,再給我一顆,我不能不睡覺明天要開中常會。他對於一場中常會,可以壓力這麼大。可是他身邊的醫生不能夠再給他,只好騙他,給他一顆維他命。他第二天醒來說,昨天你給我的第二顆藥真好。當然,某個程度他也說明了,對他而言,其實他不是真正的有了失眠症。而是他時時銘記在心,自己身上所扛的國家的經濟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