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吉隆坡舉行的「泛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關係」(TPP)第十輪談判後宣布的協議框架來看,未來的TPP有五大特點:第一「全面市場準入」,清除關稅及其他阻礙商品和服務貿易及投資的壁壘;第二「完全地區協議」,為TPP成員國之間生產和供應鏈的發展提供便利,支持創造就業,提供生活水準、改善福利及推動永續發展;第三「交叉性貿易議題(cross-cutting trade issues)」,包括推動實現規則一致性、促進競爭與商業便利化、解決中小企業的關注等;第四「新貿易挑戰」,推動創新型商品與服務的貿易及投資,包括數字經濟和綠色技術,確保TPP範圍內的競爭性商業環境;第五「與時俱進的協定(living agreement)」,使協定能不斷更新來適時解決未來可能出現貿易問題以及隨著新成員加入、協定擴大引起的新議題。

 從這五大特點可進一步理解目前TPP的談判內容包括:原產地原則、農業、技術性貿易壁壘、智產權、法律和制度性問題、服務業、環境、工業產品、衛生與植物檢驗標準、電信業、金融服務、關稅、政府採購、勞工、投資、紡織品與服裝、電子商務、競爭問題、貿易能力建設、規則一致性、透明度、企業流動性、市場准入、臨時准入、監管合作、貿易救濟、增加中小企業對貿易和發展參與、國有企業的行動規範,非相容性措施,有些是傳統的貿易協定,有些是新的貿易問題或未包含在以前貿易協定的交叉議題。

 日前經濟部長張家祝對媒體表示已展開蒐集韓美、韓歐FTA以及加入TPP的資格與條件等資料,看到這一段報導,我的心理頓時涼了半截,這些工作不是應該早該做的。

 光從TPP內容名稱不難發現,政府確實有太多工作沒有做或剛起步,誠如前副總統蕭萬長所言,時間已不在台灣手上,台美的TIFA都尚未敲定,就想要一步登天到TPP,不是不可能,但做事總要有系統,有條理才有機會成功,「美豬」開放進口其實是TPP規則一致性,不知政府要如何應對,TIFA未定,TPP達陣機會其實不大。

 TPP的談判涉及國家至少有12個,未來可能14個,會比TIFA複雜,同時TPP目前是由美方在一手主導,沒有TIFA就沒有TPP。政府可藉由TPP的談判內容來檢討台美的TIFA有何不足之處,來進行修法、立法與相關配套措施,TIFA能成,TPP基本上就能水到渠成,成為一塊踏腳石。否則TIFA就會成為一塊絆腳石。

 TPP的12成員國貿易額為台灣貿易總額35%,RCEP的16成員國則為56.6%,對台灣未來經濟發展都非常重要,兩者成員國是有些重疊,從現實面來談,TPP門檻要比RCEP要來得高,RCEP應可優先推動,但眼前《服貿協議》都無法成行,RCEP就也如TPP一樣變得有些困難。

 這兩超大型FTA都涉及到大量資訊的蒐集、分析、修法、立法與溝通與宣導,是需要大量人力投入,馬總統邀集民間部門參與方向是正確的,但TPP、RCEP所涉及的內容有些會重疊,可事先區隔避免重複做,浪費時間與人力,因此建議成立兩個小組同時進行工作,分進合擊,互相支援,任何一項達陣對台灣都是利多,對突破目前的困境都是有助益。

 (作者為國立屏東商業技術學院副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