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宗賢(前中)、朱亞東(後中)去年4月自大陸押回台灣。(高興宇攝)

高鐵炸彈客胡宗賢具有律師的特殊背景,在法庭答辯滿嘴伶牙俐齒屢有出人意表辯詞。為求交保,他甚至以「請指名道姓,是誰會跟我串證?」回嗆檢方串證指控。

胡宗賢在法庭辯論時,對於恐嚇等情均坦承不諱,卻一口咬定「炸彈不會引爆」,否認有殺人未遂之情。

他強調,行李箱雖有汽油,但不會爆炸,還以引馬路汽車扯淡說,路上開的每輛汽車都有油箱與火星塞,也有點火裝置,難道汽車就會爆炸?

胡宗賢請求交保同時,也扯上檢方胡亂扣押「犯罪證物」,他當庭反問「查扣我的內衣褲要證明什麼犯罪事實?」質疑檢方濫行扣押證物。

胡宗賢還曾表示,「叫看守所每次出動人車護送我出庭,這樣會不會太浪費公帑?」為了爭取交保也大打人權牌,聲稱「我的狀況會越來越差」、「是不是該考慮一下我的身體狀況?」

為求突破困境,胡宗賢在辯論終結前夕解除與方南山律師之間的委任關係,新北地院為維護被告權益,指定法扶律師郭盈蘭,也就是改抗癌鬥士周大觀母親、周大觀文教基金會董事長。

今日上午遭判22年重刑,也讓他交保機會越來越低,這下胡宗賢恐怕還得在看守所裡待上一段相當長的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