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敢說陳水扁想當演員,但是他5日在台北市長官邸藝文沙龍表演廳發表他的口述歷史回憶錄《堅持》新書時,對著媒體記者平伸手掌,表演手抖的所謂病症時,似乎是要傳達什麼給民進黨想要選總統的人。就像幾十年前電影《ET》裡頭,那個外星人伸出的手指頭。

 說句內行話,阿扁選在民進黨內總統初選蔡英文與賴清德相持不下的時候,發表他的新書《堅持》,似有給他們兩人一點顏色看的味道,讓他們不要忘了有他這麼一個具有實力的人存在。

 阿扁的新書寫了他什麼堅持,我不想知道。但以我對阿扁的了解,他這個人有三大堅持:一是堅持他在海角的7億都不是貪汙來的,而是別人硬栽贓給他的;二是堅持他的貪瀆案件都應該用政治來解決,應該給他特赦;三是堅持他不能再回監獄,因為他的手抖是真的。

 也就因為他堅持手抖是真的,5日的新書發表會多了手抖表演。說起阿扁的手抖,雖然已成為全台灣最大的笑話,但我比較傾向謹慎看待。我一直認為,阿扁保外就醫至今,除了手抖之外,我們看不出他身上有什麼不能在監獄服刑的病症。

 阿扁可以像正常人一樣走路,而且趴趴走。他想要參加什麼活動,都有足夠的體能參加。他如果想罵人、想批評政局,他的腦子更是轉得比台灣大多數人還靈活,用詞遣字也令人嘆為觀止。就以新書發表會來說,阿扁還能謹記與遵從台中監獄的限制,把他發言時的座位從台上搬到台下,迴避中監「不准上台發言」的規定。這證明,阿扁的腦筋即使沒有像以前他當總統、律師時那麼厲害,但至少也沒有像醫生說的那麼糟。

 像阿扁這樣體智「健全」的人,全台監獄裡的受刑人至少超過10萬。他們當然都很羡慕,阿扁能憑藉一手抖功就讓監所主管機關每隔一段時間就再准他保外就醫。聽說,這已經是第18次了。

 我不曉得5日陪坐一旁,見證阿扁手抖功的台北市長柯文哲是怎麼想的,但全台灣各監獄裡的受刑人如果有電視可以看的話,所有的受刑人一定會盯著電視銀幕,看阿扁的手是怎麼抖的。因為,這一手抖動,不是金錢可以斗量,而是自由的價值。

 我認真地為全台各監獄的受刑人請命:請蔡總統、法務部長特聘陳水扁擔任講師,到各監獄去展演他的手抖。我相信,各監獄受刑人只要知道手抖得夠嗆,就有機會保外就醫,他們一定全力學習,尤其是那些長期徒刑的受刑人。

 而既然受刑人都把注意力用在練習手抖之上,監獄囚情也必然更趨穩定,於己於人都好。至於阿扁那本《堅持》,似乎不比手抖重要,看不看,都沒關係。(作者為資深媒體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