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美國聯準會(FED)轉向鴿派,美國與中國第一季GDP皆優於預期,美國標普500指數成份股已公布財報有73%優於預期,推動美股四大指數再創歷史新高,全球股市也震盪走升。今年來MSCI世界指數累積漲幅近15%、新興市場指數漲12%、東協指數漲幅只有6.6%(至2019年5月2日),漲勢落後且尚未回到前波高點。不過,看好東協股市政策不確定性降低、資金陸續回流、基本面轉佳、貨幣趨穩等四大利基,後續有補漲空間。

統一大東協高股息基金經理人張浩宸表示,東協表現落後的原因,主要受到馬來西亞拖累,該國新政府去年上台後持續檢討前朝政策,引發工業投資疑慮,再加上FED停止升息使得銀行股利潤空間縮小、股價修正,令馬來西亞股市今年來仍是負報酬,在全球股市表現最弱。而泰國、印尼及菲律賓分別於3月至5月舉辦重大選舉,短期政經不確定性也導致外資暫時保守以對。

不過,進入第二季後,隨著政經不確定性因素逐漸消除,外資已緩步回流東協股市,其中最明顯的是印尼,在4月17日大選投票日後,執政黨連任令市場期待後續新政策的推出可望增添成長動力,外資本季以來買超印尼股市37.26億美元,居新興亞股之冠。已在3月底結束大選投票的泰國,本季外資對其股市也由賣超轉為回補,目前僅馬來西亞仍為賣超。

張浩宸指出,美國聯準會持續偏鴿,美元不再強勢,將帶動外資持續流入東協市場,並支撐貨幣走穩,東協國家貨幣今年來普遍升值,走勢較其他新興國家穩健。同時,由於通膨趨穩,去年被迫跟著聯準會升息的東協國家央行有貨幣寬鬆空間,將提高本土資金進場意願。

基本面方面,張浩宸表示,東協各國除馬來西亞外,菲律賓、印尼、越南、泰國及新加坡4月份製造業採購經理人指數(PMI)皆在高於50擴張值之上。隨著中國境內製造業加速南移,東協國家PMI可望持續成長。相對看好的產業包括,工業及原物料、公用事業、消費及地產。

長線來看,根據國幣貨幣基金(IMF)預估,東協今、明兩年整體經濟成長率仍維持在5%以上,優於其他新興市場。即使到2024年,東協經濟仍將維持中高速成長,其中,菲律賓及越南更可望高達6%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