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9年,北大學生因「山東問題」而興起「外爭國權,內除國賊」的愛國運動,「德先生(democracy)、賽先生(science)」兩大價值也被引進。今年,正逢五四運動100周年,海峽兩岸舉辦各種回顧活動,也藉此機會反思五四運動的價值。

 邁向5G、AI世代的今日,賽先生已是全球盛行,全球人的生活都難以脫離科學。然觀察世界與兩岸,「德先生」與「愛國精神」的發展又是如何呢?

 再讀史學泰斗余英時教授的《人文與民主》一書,獲得許多心得。余教授認為,民主從來都不是完美的制度,即使是民主的起源雅典,在後期也因缺乏一流的領袖人物,政壇被譁眾取寵的政客霸占,而最後淪為「多數人的暴力」。此段文字出自余教授寫於1988年的篇章,卻不禁讓筆者聯想到今日全球的民主發展。2016年因社群媒體的興盛,美國一改傳統菁英執政,選出不按牌理出牌的美國總統川普;同年,民主的啟蒙先驅英國以公投決定脫歐,嗣後卻衍生諸多爭議,讓脫歐法案至今仍喬不攏。世界各地的民主反撲,都讓人疑惑,民主是否已走向盡頭?德先生真的是治國的唯一解答嗎?

 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於五四紀念大會上,強調五四運動的愛國主義,且又加上「愛黨、跟著黨走」等呼籲,全然不提德先生,連大陸值得自豪的賽先生也在演說中缺席。是因若提賽先生,就不免讓人聯想大陸所缺乏的德先生嗎?讓人困惑。大陸實踐了五四運動的愛國精神,然依靠科學研究、經濟榮景、人民辛勞建構的「愛國式民主」究竟能走到哪?仍待時間解答。

 中華民國解嚴前也走過「愛國」這段路,歷經近40年的戒嚴歷程,直至解嚴走向民主自由,如今的中華民國國民才有充足的自由能「各愛各的國」(無論愛的是台灣、大陸,還是台灣和大陸加在一起的中國)。因「愛國」的內涵並非只是國家這個單一概念,而是背後反映的制度本身,畢竟「制度比國家認同」重要。正因如此,中華民國才更有義務堅持已趨穩健的民主法治道路。

 中華民國至今已歷3次政黨輪替,首次政黨輪替民進黨提名的陳水扁以台灣之子之姿高票當選並連任,卻因貪汙落魄下台。爾後人民再以民主的力量,以選票締造第2次的政黨輪替,讓國民黨的馬英九出任總統並連任坐滿8年。而第3次政黨輪替,蔡英文受多數民意擁戴,眾人期待她能為中華民國的民主開創新局。然蔡總統上台後卻因無法持守「民主法治」與「謙卑自制」的態度,自去年1124後,執政的民進黨面臨重大潰敗,蔡總統也可能史無前例地連任失敗。而造成現今困境,不外乎是她和執政的民進黨「遊走法治邊緣」與「缺乏謙卑自制」的結果。

 蔡英文仗著立法、行政的多數權力,貿然推動諸多有違憲之虞的立法(促轉條例、黨產條例、年金改革、廢紅十字會法、修國家機密保護法等),不僅引發社會的動盪與對立,更侵害人民憲法上的權利。此外,更以打擊假新聞之名影響新聞自由;又以國安之名,驅逐主張「武統」的大陸學者,侵害言論自由。

 而缺乏謙卑自制之例則是更罄竹難書:蔡總統放任黨產會趕盡殺絕、縱容令人不齒的東廠張天欽、默許3秒勇的中選會主委任命案,更以僕欺主無視「以核養綠」的公投結果,執意推動非核家園。綜觀蔡政府的種種作為不免讓人民意識到,民主若淪為代議政治中的多數暴力,反倒不能給人民安居樂業的生活。

 雖民主制度現今遭受質疑與打擊,然縱使民主不完美,但比起專制,民主制度能落實主權在民的精神,人民也能敢思敢言,更有憲法賦予的權利能以選票反思制度、表達意見、更換執政者。

 最後,筆者要砥礪中華民國國民,作為五四運動的承繼者,將來不論由誰執政,都應戒之慎之,堅持以法治落實民主,更要謙卑自制,不可因大權在握而被權力蒙蔽。就如德國總理梅克爾所言:「每位公民要能夠相信『法律的力量』,而不是『有力量人的法律』。」這才是民主法治國家的價值。也唯有當中華民國能讓民主再次閃耀,才有機會說服大陸走向民主法治的道路,使「德先生」的價值實踐於整個中國,共創良治一國的願景。(作者為律師、法學教授)(系列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