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黨市議員詹江村。(資料照/蔡依珍攝)

經常在臉書上大戰王浩宇的桃園市議員詹江村,被酸民留言收掉的店面記得去清廢墟。詹江村在臉書表示,這輩子賺的錢,都在繳店面租金,幫別人養地。他租空地自己蓋建物開複合式店面,租金從50幾萬被調到130萬,實在無力負擔只好含淚關店,且房東押金還有40幾萬沒有全部歸還,詹江村也感嘆「悲哀的土地政策!」

桃園市議員詹江村在臉書公布酸民留言,對方說「溫馨提醒,永安路上的花客隆廢墟有空麻煩去清一清嘿!」

詹江村表示,「我這輩子賺的錢,都在繳店面租金,幫別人養地,剛開始租金一個月50幾萬,還逐年調漲房租。10年到期,房東看我投資金額上億,一口氣一個月房租喊價130萬元。傳統產業競爭到,連打95折都會賠錢,哪有能力付得起這麼昂貴的店租。」

他說自己跟房東商量是不是可以一個月90萬,還能勉強支撐下去,房東表示少一元都不肯,只好含淚關店。

詹江村說「現在那個廢墟責任不在我,只是房東押金還有40幾萬沒有全部歸還。」台灣經營傳統產業,用生命心血光陰換取房租,到頭來只是幫人養地。房東閒閒沒事幹,都在號子玩股票,一輩子不用工作,悲哉台灣的土地政策。

記者致電詹江村,他表示,當初租的地是空地,上面的建物是他自己蓋的,開了花店、寵物店、咖啡廳複合式店面,樓上當服務處,一共經營了10年。因為投資很多,花1億蓋店面,房東覺得他跑不掉 一定會就範,獅子大開口要調漲房租到130萬。

詹江村說,原本跟房東談是不是能90萬就好,他勉強可以支付,就當做面子的也不賺錢,畢竟民代要是收掉店面,可能會被攻擊資金鍊有問題,果然後來選舉時就被對手做文章。但房東一毛錢都不肯降,他也只好關店。

詹江村透露,「押金有二種,一個是200萬,只還180萬,扣20萬的清潔費,另一種是當時興建公共建設復原保證金40幾萬,這部分地主一直沒有歸還。」他說,當初押金拖了一年多,是他用比較強硬的態度才要回一部份,還被強扣20萬清潔費。對方還嗆他「你是議員,不怕記者嗎?」

網友留言詢問「民生路那家,也關了嗎?過年那時想去買花,結果繞了兩趟,找不到。」詹江村也回覆「關閉了,傳統產業很難經營,7坪房租7萬,撐不下去」讓網友感嘆「桃園這裡都這麼高嗎?太離譜了,難怪,一堆店開了又關。( 解了我多年來的疑惑)。」

其他人也報不平「就漲嘛,就讓鬼來住就好了,130萬房東吃藥吃壞了...」、「確實店租是物價上漲元凶,無良房東等於是這片土地的吸血蟲」、「只要房東覺得你獲利多,就會開始無上限的調漲店租,看看東區的慘狀,就盡量漲吧,漲到後面是誰吃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