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獎勝敗乃兵家常事,如今卻有參賽者疑似因為落選,匿名貼文嗆評審。昨日在臉書「靠北東吳2.0」粉絲專頁上,便出現一位投稿「雙溪文學獎」的大學生,疑因複審落選不滿,認為評審不公,匿名貼文罵評審都是「文青風」,更以「女權納粹」來形容,引來不少作家現身留言批評討論,短短一天就累積500多則留言。

標籤為「#靠北東吳二代目1599」的貼文中,落選大學生表示,「可不可以請雙溪文學獎說明一下短篇小說組的複審評審是怎麼挑選出來的好嗎?」並指稱「三位裡面有兩位是台女,其中一個還是T」,而且質疑「那個T就選了一篇關於同性戀的作品,這難倒沒有偏心?」

該位大學生還認為,由於三位評審中有兩位寫過以少女為主題的作品,「這種台女作家最好是會客觀啦? 」貼文中批評評審是「自助餐台女」、「一把年紀還自稱少女」,文學獎是「女權納粹」,「 陽剛一點的作品都很難入圍,一定要文青風才合你們的味口嗎?」

性別歧視的激烈的言詞也很快引來作家們的注意,包括作家羅毓嘉、朱宥勳、神小風、楊双子、李奕樵、林立青等人都在貼文下留言討論。複審委員之一楊双子也現身留言指出,雖然她的代表作《花開時節》確實是書寫少女,但「嚴肅文學研究者也有人認為這是寫實且具有深刻社會議題的作品」,另一部《花開少女華麗島》也企圖談台灣的文學脈絡,作品並非全跟少女有關,「我不是按照陰柔還是陽剛來挑選的。另外35歲當然可以自稱少女。」

作家朱宥勳也勸大學生思考,「如果你這個『評審都是選自己的性別』的理論正確,你真正該擔心的,不是兩位女性評審為何沒選你,而是連最後一位異性戀男性評審也沒有選你。他可是你預設的目標讀者,無法說服自己的目標讀者,這是寫作者的大危機呀。」

後來該位大學生則在留言中回應,「我其實想說的是文學種類那麼多元,但為何許多人都走文青風?寫一些無病呻吟、看似很有學問的廢話?我只是希望能讓更多不同風格的作品被看到而已。我有入圍。我真正不爽的是假文青。」但朱宥勳也隨即指出:「沒有文青風這種東西。」

「靠北東吳2.0」自5月2日起便有多篇匿名貼文批評雙溪文學獎評審,5月4日更有一篇標籤「#靠北東吳二代目1568」的文章恐嚇評審,說「只要讓我看到你的名子(字),我一定到現場去打你,一定打你!我逮到一個、揍一個,一定、一定把你鼻樑打歪!你如果那天被我揍完,你進醫院檢查,沒有腦震盪,我在這邊給你打到腦震盪!」

有不少網友留言,提醒評審要留下證據報案。律師柯萱如則表示,「如果今天用言語或任何行為說要加害於別人的生命、身體、自由、名譽、財產,讓別人心生害怕、感覺不安全、未來可能會遭受危險的話,有可能構成刑法305條恐嚇危安罪。評審可以去警察局備案或提出恐嚇告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