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師法今(10)日三讀通過,全教產透過聲明表示,不正常的修法程序,先是順應某些人本及家長團體,利用媒體污名化老師,再將《教師法》的焦點全部放在「不適任教師」的處理上,快速完成新法通過,為台灣教育寫下最黑暗的一頁,「政府視教師如寇讎,台灣教育何去何從?」

全教產指出,政府不依正常修法程序,先是順應某些人本及家長團體,利用媒體污名化老師,再將《教師法》的焦點全部放在「不適任教師」的處理上,新《教師法》中的專審單位由不具專業的校外人士組成,可隨意透過教評會就能處置教師的去留,將教師的專業、工作權視若無物。

全教產也提到,教師團體完全不視民主社會的發展,只留單一團體組成的「教師會」為代表,其他未參與「全教總(會)」的教師難道就沒有發聲的管道?民主政府尚有不同政黨可以參與,教師的不同工會居然無法與政府共同協商?這是民主政府該有的態度?政府與單一工會沆瀣一氣,也是讓教師勞動權日益低下的主因。

全教產表示,在新《教師法》中,教師在授課過程中如果任意被學生指控霸凌學生,便能透過不具專業的專審會剝奪其工作權,然學生的管教該如何進行?管教的紅線又在何處?只要學生指控、家長放爆料,教師會面臨沒有工作的威脅。

全教產批評,教育部只想著如何將教師趕出校園,卻不想如何改善教學現場?這對國家教育將是多大的傷害?試問教育部,所謂管教的紅線在哪裡?當歐美國家可以立法要求學生不帶手機、霸凌觸犯校規的孩子可以由家長帶回管教時,請問中華民國高中以下教師要如何面對愈來愈自我的學生及家長?這對其他認真向學的孩子又是多大的傷害?

全教產強調,對今立院所做所為非常失望,也對教育部的作為感到痛心。親師合作、尊重教育專業,應該是全體國民的共識!而今,新《教師法》的修正,是將教師與家長分化、是將教師的工作權打到谷底,「這是中華民國教師最黑暗的一天」,台灣未來的教育令人擔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