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企業主管帶著營運數據資料,把業務困境向藍啟維說明時,動機是希望這位「資料科學家」能夠找出問題所在,並獲得解「危」的對策。藍啟維說,自己的工作當中,這個場景幾乎天天上演,企業端總是焦急、不安,急於想要知道答案,站在作為實驗端的研發中心立場,卻需要把這樣的場景細細切割,才能開始解題,舉例說,從最前緣開始檢視:主管帶來了什麼數據資料?它們和業務困境之間的關係又是什麼?業務困境的出現可以從這些數據找到蛛絲馬跡嗎?一個又接一個的問題,企業客戶經常被問到煩了,生氣動怒、冷削嗆聲也不在少數。

 「維持自己的高EQ,和企業端耐心溝通,最重要是建立彼此信任!」藍啟維說,加上自己一直不放棄的好奇心,成了現在工作的最好督促來源,把每次的數據解析都當成未知的探索之旅,科學系統性分析就像雷達、聲納等工具,帶著企業主管或團隊一起啟程,沿途發現漁區、進而找到漁獲。

 藍啟維說,最後豐收入袋的一定是企業主啊,而像他般的資料科學家得到的卻是一次又一次的冒險心得,全部記錄在自己的人生經驗簿上。(陳碧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