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佳寧透過藝術家浪漫的視角,畫出〈纏繞的方式〉。(誠品畫廊提供)
高雅婷的創作常置入中國傳統山水構圖,並加入對於生活的片段觀察,圖為作品〈山#3〉。(誠品畫廊提供)

 同樣以藝術之眼觀察周遭環境,作品看似寫實卻又超脫現實,9位藝術家感知生活並以不同的藝術手法呈現,《扶疏》聯展上以不同的面向反應各自對生活、環境的觀察。

 新銳藝術家高雅婷,2011年即獲台北國際藝術博覽會新人推薦,其創作往與人和自然共生又背離的矛盾關係有關,作品中常置入傳統國畫山水構圖,筆下雖多與大自然景物有關,使卻以光彩炫目的螢光顏料展現而產生對比,透過畫面中的風景山色,她往往是希望引導觀者找尋藏於畫面中的訊息。

 呂洗元早期繪畫主題為人物而後轉為記錄周遭生活,如飼養的八哥、金栽、花草及收藏的物件等,但不以直觀印象,而以寫意的筆法,呈現他眼中更真實的生活面貌;擅長以2張畫布相呼應的黃可維,藉此手法探討正負界線的曖昧關係,鳥是常出現在其作品中的形象,也是他對大自然最直接的聯想符號。

 徐佳寧則是以近乎「日記式」地讓作品根據不同的氣候條件,透過畫面中的溼度變化及色塊顏色轉換,讓觀者也感受到創作當下的風貌景致。

 另有在畫面中融入抽象山水元素的顏頂生、以木頭與石墨為創作元素,展現對自然的主觀感知的賴純純等,9名藝術家以各自的枝葉茂盛詮釋台灣當代藝術的扶疏現狀。